Archive for the ‘亲历海布里’ Category

告别海布里 –伦敦观球日记点滴之四- (海布里精神永存)

Sunday, May 7th, 2006

2006年4月5日(星期三)阳光明媚
海布里的精神-阿森纳的希望-和谐取胜

今天的天气和心情一样,阳光明媚,晴空万里!

出了地铁站,没走多远,就看见了正在紧张施工的酋长球场,在万里晴空下,新球场显得那么宏伟和壮丽,

球场周围正在新建的楼群,又为新球场及其周围一带增添了许多欣欣向荣的希望!当时站在新球场面前,心里有一种无法描述的感觉,落笔日记时,才想起来,那个感觉,就是涌现在心头的这种热切的希望

看着新球场,当时不知怎么就想起了法布里加斯的笑脸!这位在球场上豪气十足,不畏强敌的19岁的小将,他的笑容却如此的孩子气,如此的天真烂漫!如此的让人感动 – 无法不为那笑容中散发的青春和希望所感动!小将脸上的笑容,为我们展示了阿森纳的 Bright New Future!

从新球场想到了小法,从小法又想到了诸多的枪手小字辈,又想到了我们的队长亨利,还有那些为阿森纳贡献出青春,洒下过汗水的依然矫健绿茵的冰王子和优雅王子们。。。这一群优秀的绿茵场上的枪手们,继承了百年的海布里的精神,在教授的引领下,让我们这一代球迷看到了阿森纳的希望,看到了阿森纳未来的辉煌!(随后将附一组照片)

又想起了尼克-霍恩比在为赠送给阿森纳新会员的再版《Fever Pitch》的前言中的一段话:

“阿森纳在二十一世纪已经荣获双冠并创下了整个赛季不败的神话!我的许多海布里难忘的时刻都出现在近几年。托尼-爱达姆,98年在夺取联赛锦杯,对抗埃弗顿的那个进球;亨利 03/04年对抗利兹的四个进球及与利物浦对抗中的帽子游戏;2002年夺冠庆祝中,球队队员们对罗伯特-皮雷跪地的朝拜…当今没有几个足球队,可以像我们这样:年轻和年老的球迷们能同时共享胜利的幸福时光!
只是球场自身,成了球队成功的“牺牲品”。太多人想观看这支球队,而海布里容纳不了他们。无法想象,在2006年五月,当我最后一次离开我在东低看台的座位时,我的感受会如何?尽管像许多球迷,尤其是许多阿森纳球迷一样,我有着悲观的天性,但我却深知,接下来的几年,将会有很多很多让我们可期盼的!如果这不是对我们告别美丽的海布里时,所感受到的悲哀的最好安慰的话,我真不知道哪又该是什么?”

 

绕新球场一周后,第三次来到了海布里球场,一想到两天之后,就要离开伦敦,再来时,可能已是“人去楼空”,一阵伤感,难以抑制!

虽然艺术装饰的东看台的外部还会依旧,但绿茵场恐怕已经成为公寓围绕的花园,那93年的历史,那球场内万众同声的欢呼,那海布里曾经的枪手们的矫健身影,只能在影画中再现,唯一尚存的可能是萦绕在海布里上空的永远也不会消失的海布里的精神!

什么是海布里的精神?第三次探访海布里,似乎找到了答案

当我们再次在东看台外流连忘返时,在企图用相机留下更多海布里的怀念时,无意中,看见了北看台的一条横幅:VICTORY THROUGH HARMONY – 和谐取胜!

和谐一词,现在几乎泛滥中国文字,但看到这个横幅,却真正让人感受到了和谐一词中的经典!想起了这个句子的拉丁原文:Victoria Concordia Crescit

在阿森纳赢了冠军联赛的1947/1948赛季,最后一天比赛的节目单上,节目单的编辑Harry Homer写道(大意):“….我一直在头脑里搜索最适合枪手这个辉煌赛季的一句话….我们是不是还要再一次引用一句拉丁语?‘Victoria Concordia Crescit’ 翻译成英文是:‘Victory grows out of harmony.’”!

自此后,在2001/02年之前的53年中,这句拉丁语,始终嵌镶在阿森纳的队徽中
*
*
*
*
*
*
*
*
*
*
*
*

在最后向海布里告别的时候,又看到了这句话,我想,这恐怕就是最适合于海布里辉煌的历史和阿森纳充满希望的未来的一句话 – 海布里的精神,枪手的未来!

在那艺术装饰的东看台门口,聚集着一些球迷在照相,有的像是全家出动,还有一些可爱的小小的球迷们,大家似乎都讲着不同的语言。

偶尔摄下了一个镜头,两个大人与三个愉快的男孩子在一起照相,一个幸福的枪手球迷的家庭,尽管大人和孩子们有着不同的肤色!

这一幅无比和谐的画面,使我对那句和谐取胜的海布里精神突然有了较感性的理解:无论肤色,无论年龄,无论种族,无论国度,无论性别,无论贫富,聚集在枪手的旗帜下,满环希望,感受着海布里的精神 – 和谐取胜!

忍住欲滴的眼泪,仰视海布里球场的上空,离别的忧伤,使我感到眩晕,我闭上了眼睛,蓝天白云,白墙红字,VICTORY THROUGH HARMONY !眼前的这一刻将永远,永远地珍藏在心底!

All those Highbury Highs under North London skies
Yes we will remember those Highbury Highs
Those Highbury Days and those Highbury ways
We will always remember those Highbury..HIGHBURY..Highbury
Highbury..HIGHBURY
在北伦敦的晴空下,
在北伦敦天空下,
那些海布里的神奇,
我们会永远永远牢记
牢记那海布里的风格,
牢记那海布里的日子,

我们的海布里,海布里,海布里…!

再见了,海布里!

相信不久的将来,海布里精神和谐的旋律,也会荡漾在新的酋长球场的上空,海布里的精神- 阿森纳的希望!

枪手论坛更多内容
http://bbs.arsenal.com.cn/viewthread.php?tid=65204


告别海布里 –伦敦观球日记点滴之三

Wednesday, May 3rd, 2006

签名后的感动

2006年4月1日(星期六)阳光明媚
海布里球场

到伦敦后的第二天,见到了AB,在享受那顿意大利晚餐的闲聊间,这位论坛常驻伦敦的大姐大,特意嘱咐我们,球赛后,在停车场是可以见到球员并索取到签字的。

球赛前的午餐,是在大钟后面建筑物楼上一个大厅,球赛后,大厅隔为两部分,右边是激战后球员们休息的地方,左边为持招待票观众的休息厅。

但初会海布里的震撼;5-0大胜的喜悦;还有散场后依然洋溢在周围球迷中的那种兴奋,让我们完全忘记了AB的嘱咐,忘记了签字这码回事!回到休息厅,稍事休息,在喝了一点点庆贺的红葡萄酒后,心情少许平静,就离开了那些依旧在尽情享受大胜后的喜悦和休息厅中各类美酒小吃的球迷们,下了楼,准备返回旅馆。

当打开通向外边的玻璃门时,迎面大步走来一位身着枪手队服的黑人小伙子,于是拉住门,让他先走了进来,那位小伙子也很有礼貌地点头致谢:Than kyou!
出了门,回头一看,我惊讶道:“那不是艾布伊吗?”

这时才发现我们进到了停车场,所有球员的车都会在这里驶出球场,因此大门外站了许多球迷在翘首等待。停车场内的人行便道上也有一些从休息厅出来的球迷在等候,这时,才想起了AB的话,既然艾布伊从这里出入,其他球员想必也会?于是我们也加入了在便道上等候的人群。

停车场内等待的球迷

Man of the Match阿德巴约第一个露面!小伙子很谦虚地为球迷们一一签字,近距离地拍下了他为我们签字的场面,啊呀,他的发型,难怪看着越来越像卡努 – 我最喜欢的曾经的枪手球员!

阿德巴约为球迷签字

阿德巴约为我们签字

迪亚比 – 这个在比赛中,进了他海布里第一个球的枪手新人,也从门内出来! 只是他朝远离便道的方向走去,车场内保安不允许我们下便道,于是只能远远拍上一张!

停车场内远处的迪亚比

这时,我们认出了就在我们前面的一辆车旁准备上车的那个人,阿森纳俱乐部副主席:戴恩(David Dein)! 于是上前,请求签字,当我们表示感谢时,戴恩很绅士地说: “My pleasure!”

副主席戴恩

这时人群有些骚动,向门那边望过去,在一伙人簇拥下,向我们走过来的竟然是亨利

亨利走过来

亨利为球迷签字

本来秩序井然的便道上,有些拥挤起来,受大家影响,对索取签字不大热心,一般也不愿凑热闹的我们, 精神抖擞起来,挤向前去!有的人拿着两三件衣物,让亨利签名,尽管如此,亨利还是很耐心地一一为大家签字,并在家长的请求下,蹲下来与一位小小的球迷合影。人太多,没能照下亨利为我们签字的场面,他是用旁边一位球迷红色的笔签的,也没有写那个一般签名上都有的14但我们已经得到的太多了心怀感激,心满意足!

亨利为球迷签字

亨利为球迷签字

亨利为球迷签字

亨利与小球迷合影

我们已开始向大门走去时,看见在一位女士陪同下,马丁-基翁从楼里出来,就是因为他的指导,我们的后防四小龙,才有今天世界瞩目的突飞猛进! 怀着对他的尊重,索要了他的签名,更加地心满意足!

马丁-基翁

在去往地铁站的路上,我们愉快地交谈着感受,不过好象是老在重复着一句话:“We are so lucky! ” 这时,看见一个穿着枪手球衣的人,靠在出租车上,与几个人在交谈,好像还在给人签名,走近时,才看出是枪手女队教练 Vic Akers, 女枪手们耀眼的成绩后面的第一人,他还负责枪手队服,被人称为kit man :他在他的签字上,还友善地写上一句祝福“Best Wishes!”

巧遇女队教练

Vic Akers为我们签字

(旁边那位球迷瞅着我们的签名,似乎很有些嫉妒呢!)

收获大大,一共五个签名!

签名

签名

(签名是用比赛节目单中空白的一页,后来发现,那其实是沃尔科特的一张画页的背面)

当我们回到旅馆,仔细欣赏那些照片时,才发现在签字过程中,我们照下了一张非常有意义的照片,这张照片的含义,让我感动!

亨利在牌子边上签字

亨利在签字时,身后墙上有一个牌子,牌子的内容如下:

牌子上的内容

“阿森纳足球俱乐部
请注意

在任何情况下球员都不允许停下来签名
这不是他们的决定
这是俱乐部(猜测)从公众利益出发作出的决定…”

在上车回家前,为球迷签字,并不是球员必尽的义务,车场内规定如此,但球员们,特别是亨利,比赛后,每次在这里遇到球迷,从来没有拒绝过签字。
*
*
*
*
*
*
*
*
*
*
*
*
*
*
*

初会海布里,一场大胜的球赛,使我们又一次心中充满感激:感激十年来,阿森纳为我们生活带来的无数乐趣:感激俱乐部,感激教授,感激球员们!

人真是不知足的动物!回到家中后,一日突发感叹:真遗憾,签字时怎么没有见到教授皮雷呢?- 这是我最想见(近距离)的两个人!
如果多等一会儿,也许…

(因停车场光线比较暗,所以许多照片都需要加工编辑,因而不是很清楚,色彩也有差异)

告别海布里 –伦敦观球日记点滴之二

Thursday, April 27th, 2006

初会海布利

2006年4月1日(星期六)阳光明媚
海布里球场

比赛下午3点开始, 12点就到了门口等着取票,海布里周围街上已是相当热闹。


(P1)


(
P2)

因买的是招待票,所以早早进入场内南边的建筑,午餐完毕后,由工作人员领队到西高看台。 一进通往Z区座位的大门,海布里熟悉的球场就呈现在眼前。想起了英国电影《Fever Pitch》的主角,一个阿森纳球迷在11岁时随父亲进入球场的那个镜头!因为是同一个Z区,我们的座位与电影中人物的座位相隔不远,那种似曾相识,那种梦里曾经的感觉十分强烈!在电视机前看比赛,摄像机一般也在这个方向,因而绝不会有60年代,那个孩子进入看台时感受到的新鲜和震惊,我们感受到的,是一种久别后,回家的感觉!当在荧光屏上看了不知多少次的绿茵场和周围看台呈现在我们眼前时,那种熟悉,亲切和温暖的感觉,那种回家了的感觉,真好!


(P3)


(P4)

场内歌声不断,此起彼伏,虽然天性腼腆,没有跟着大家唱出声来,但心里一直洋溢着这难忘的歌声,那是一种虔诚的心声,一种内心深处发出的颂歌!现在一想起来:“阿森纳,啊…”… 就又感受到了歌声中的万众合一,歌声中的雄伟,悠扬和情深意切!

观看比赛的过程,就不在这里细述,想写一写当时的心情,却因文笔的简陋和乏味而不得不打住!

但为了与大家分享,在观赛过程中,倒是没有忘记自己的那个小小的数码相机。不过大家一定要理解,观赛过程中拍照和录像,那是一件多么不容易的事情啊!好在我们运气好,见证了一次5-0的大胜,所以有5次机会,可以试图记录一点点进球后的喜悦!

当踢进第一个球时,我们和周围的球迷们,应该是全场的球迷们,几乎同时一跃而起,双臂高举,欢呼声惊天动地!幸亏相机没有在手上拿着,否则第一次在海布里见证阿森纳进球的激动,很可能脱手将相机扔到空中!终于在第二个或第三个进球时(激动中很难搞清),缓过劲儿来,在站起来欢呼时,急急忙忙从书包里掏出相机,拍摄了一点点录像(见帖:http://bbs.arsenal.com.cn/viewthread.php?tid=59294&highlight=%2Basn14),

还照了几张照片!


(P5)


(P6)


(P7)


(P8)


(P9)

在阿森纳第一球迷尼克-宏比的日记体自传中,有一段关于他初会海布里的描写:

“……但给我印象最深的还不是观众的规模,也不是人们对肆无忌惮地吼叫着“WANKER”这样的粗口而习以为常。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在我周围的大部分人显露出一种实实在在的怨恨,都好像很后悔身临球场。据我那时所能理解的,我觉得在整个下午,周围的每一个人似乎都很不开心。开球没有几分钟,有人已经很气愤了(“你真让人丢脸, 天哪!你真是丢尽了脸!”,“一百元(当时已是相当高的工资)一个星期?一百个大银元呢!他们应该把这些钱倒贴给我,让我来看你踢球!”);当比赛进行下去,气愤变成了愤怒,继而变得闷闷不乐,一种愤怒的沉默。是的,是的,我知道那些关于阿森纳的玩笑(那时可能有不少有关海布里足球如何无聊的笑话),在海布里我能期待什么呢?但我也去过切尔西(Chelsea),热刺(Tottenham),也去过守林人(Rangers),在那里也都能看到同样的情景:抱怨失望是足球迷的本性,无论比赛结果如何。…………就是这样的一个下午,开始了我和阿森纳的不解之缘 – 其中没有任何缓冲的求爱过程 – 我现在明白,如果当时是去了白鹿巷(White Hart Lane)或 斯坦姆福德桥 (Stamford Bridge) 也会发生同样的事情,第一次的体验是一种不可阻挡的冲击。当时爸爸企图阻止或挽回这种冲击的结果,又赶紧带我去了热刺( Tottenham Spurs),去看 Jimmy Greaves 如何进了4个球,以5-1胜了桑德兰德(Sunderland),但太晚了,木已成舟!我对这六个进球和所有在场的那些伟大的球员们都无动于衷:我已经在海布里陷入爱河!为了那个因为踢回守门员挡出的一个点球,而以1-0胜斯塔克(Stoke)的阿森纳。“

而我们这次初会海布里,却发现整个球场一片欢声笑语! 40年前Boring, Boring 的阿森纳已不复存在,海布里球场上下,充满了年轻的朝气和成熟的自信。唯一与书中,或电影中的相似之处,可能就是那依旧沸腾的人群和永远此起彼伏的歌声!

对方球迷坐在大钟下看台的左手边。开始进球时,没有顾上看他们的反应,只听见他们的歌声还是很激扬和整齐的。但随着比赛深入,维拉球迷的歌声中越来越流露出无奈,有时一只歌还没有唱完,歌声就越来越弱,以至最后销声匿迹。而且他们歌声的矛头逐渐指向了自己的教练,那位曾经的阿森纳球员!

他们唱道:“把他(维队教练)还给你们吧,你们把他收回去吧,我们不再想要他…” 无奈中又显示了英国球迷的幽默。

而阿森纳球迷们也报以同样幽默但无伤大雅的对歌:“我们知道你们只想进一个球(一个安慰性的球),我们知道你们只想进一个球,可是莱曼不答应!”

“可是莱曼不答应”,多好的歌词!在莱曼战胜维拉利奥,将枪手带入欧冠决赛的比赛中,曾不止一次地给自己打气:我们有最后一道防线,对方想进球,没那么容易,因为“莱曼不答应!”

向莱曼致敬!

(待续)

告别海布里 –伦敦观球日记点滴(一,下)

Friday, April 21st, 2006

走近海布里

“…我想任何一个看过阿森纳比赛的人,不管他们追随球队时间的长短,都会怀念海布里的:那两个美丽的艺术装饰看台,那条街,以及环绕球场并似乎在掩藏和保护她的那些周遭的房屋…当然,还有属于她的那些记忆…”

–引自尼克-霍恩比(Nick Hormby)的日记体自传“Fever Pitch”

对我们这些第一次来伦敦的枪迷们说,虽然美丽的海布里早已在脑海中占据了最重要的地位,但身临其境,无异于朝圣!怀着感恩,怀着虔诚,我们走出火车站,走近海布里,如同孩子进入梦寐已久的童话世界!


照片中两个亚洲人可不是我们!

虽然时风时雨,但风雨中那些环绕海布里球场的房屋和街道,依然显得温暖,恬静和安详;而伦敦多云的天空,又将她们衬托得更加凝重, 经典和美丽!

还是那几句话:

“希望用掌中小小的相机,珍藏那些珍贵的瞬间,希望用手上一支生疏的笔(其实是用依然打得不太熟练的键盘),记录下那些令人陶醉的一刻,但看来真是有些可望而不可即!于是只好将这些平淡,粗略的文字和照片,呈现在球友面前,为使大家能与我们共享幸福而尽一份微薄之力!”

环绕海布里球场的街道和建筑


Lucerne 路


Avenell 路


车站附近,门上挂着枪手标记的小楼

暴风雨来临之前,宁静中的忙碌


著名的东高看台入口处建筑


著名的西高看台入口处建筑


北看台一角


激战前的宁静,路上很少人,商店里的人倒不少


商店门边第二日战役清晰的公告和厕所!


北看台一角门上与维拉一战的告示


球场几个门口都有卸货的车


Heineken 啤酒可是战前必备!

“My mum and Charlie George – 我的妈妈和查理- 乔治 ”

这其实是尼克-霍恩比日记体自传-Fever Pitch 中,一个非常有趣的章节的题目,可能是因为这个章节写得有趣(向XX保证,以后一定将此篇日记的翻译放在论坛上,还会有一篇读后感),也可能是因为这是书中唯一提到查理- 乔治的章节题目,总之,当我们在海布里门口巧遇查理时,就决定用此来记录我们经历的这一小段插曲。

从阿森纳专卖店出来,往右手的看台门口走去,边走边拍照,在门口有一些送货的人,还有一些人在那里谈论着什么,几张照片后,突然Xiao拉了我一把,指着一位从球场出来,经过我们身边的人的背影说:“那不是Charlie George吗?”“是吗?”我问,回想起来,那人从球场出来后,朝我们看了一眼,那面容和神态,确实像!于是赶紧抓拍,并尾随过去!在过马路时,那人回头张望了一下,啊呀,不是他是谁呢?想拍照,但有些手忙脚乱,又觉得不甚礼貌,所以只拍下他起动后的汽车,熟悉者,一定能从车牌上确认我们没有看错!


查理- 乔治的背影


查理- 乔治的小车启动时的背影

第一次走近海布里,第一次见到一位海布里的传奇人物,自然是有些兴奋,不由地又感叹道:–“We are so luck!” -这可是今天的一个额外收获。

但见到查理后,心里不知怎么涌出一份伤感;查理消瘦的面容和几乎全秃的头顶,虽然与在官方杂志上所见没有多大区别,但看他的神态,他身着的衣服还有那不起眼的小车,都很难与昔日阿森纳的巨星联系起来!不禁问道:
“赛前,他到球场做什么呢?”
“可能是带队参观吧?” Xiao(资格比我老的枪迷)回答说;
“阿森纳对以前的球员应该很照顾吧?”
“那当然,他们现在的收入可能主要还是靠阿森纳。”
“带队参观球场的收入?”
“还有为官方杂志写评论,有时还为电视台点评阿森纳的球赛等,
Charlie George 的实况点评是那些评论员中最好的!而且阿森纳还有很多其他活动呢!”

从那本“Fever Pitch” 上,了解到对当时球员来说,现今英超球员的收入简直是天文数字!见到查理似乎有些潦倒的背影,于是很有些感叹!

后来在4月1日与维拉比赛前的午餐会上,又见到了查理,这次他倒是有些“焕然一新”了,原来人的精神面貌与穿着实在是有很大的关系呢!

查理不是午餐的特约嘉宾,但出席了午餐会(见到前一天他的形象,心里真是暗暗嘀咕,希望这次来,不至于是为了那顿免费的午餐!后来才知到,除嘉宾外,这类午餐,总有其他老球员出席)。 嘉宾是一位幽默的黑人厨师 – Ainsley Harriott,澳洲电视上有他关于快餐的节目(Ainsley’s Gourmet Express),想来在英国一定更有名!真没想到居然是一个阿森纳的大球迷!

饭后,当嘉宾讲话结束后,人们纷纷上前索求签名,右边桌上两位3,40岁,衣冠楚楚的男士中的一位,挤了过去,回桌后,告诉同桌他拿到了查理的签字,看着同伴羡慕的眼光,他将带有签字的比赛节目单递过去,说:“要不把这个给你?”。旁边的我看到此景,不禁暗自感叹,“英国的绅士们毕竟不一样,这也能谦让?”他的同伴婉言谢绝,后来自己也挤上前去,拿到了一份签名!


我们旁边桌上,那位同伴侧身看屏幕上正在上演的切尔西球赛

我和Xiao商量一下,决定不去麻烦查理,有没有签名,两次见到他,我们已经很满足了!

告别海布里 –伦敦观球日记点滴(一,中)

Thursday, April 20th, 2006

今天的球赛真正是欧洲向海布里的 Final Salute!
很高兴图雷能进球,这好像是他在海布里的第一个进球吧?起码是欧冠上他在海布里的第一个进球,为他高兴!

言归正传:

海布里的历史

图中的Henry Norris,这位阿森纳的又一个亨利,应该是将枪手带入顶级联赛的第一人!谈枪手历史,不能不提他!那一年,热刺降级,但顶级联赛(英超)增加了名额,热刺以为已在顶级联赛的他们可以免予降级,没想到,他们照样降级,却把在乙级联赛中仅位于第5名的阿森纳提了上来,这自然引起质问,委员会的解释是:阿森纳在联赛中历史悠久,但实际上,乙级赛中位于阿森纳之前的某个球对比阿森纳的历史还要悠久!人们估计因为Henry Norris与当时利物浦的顶级联赛的主席(利物浦的)及其他委员相交甚密,走了后门!但阿森纳十分争气,从此后一直稳稳地坐在顶级联赛排名榜上,从来没有降过级!这在英超中也许是唯一的?不言而喻,阿森纳从此与热刺结下了梁子,成了死对头!在这里只是凭记忆聊上几句,有不确切处,欢迎更正或补充。

海布里的历史让人肃然起敬,让人感动!

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海布里球场成了抵御敌军空袭的阵地,看见这摆在大钟下的高射炮,不仅让人肃然起敬!据说海布里还曾经打下了德军的战机?

打下战机也许是传说,但人们都还记得,在二战中,阿森纳注册的44个职业球员,有42个参战!是所有俱乐部中参战人数最多,也是牺牲最多的!二战中阿森纳牺牲了8个球员和一个职员!他们是:Henry Cook, Bobby Daniel, William Dene, Hugh Gloss, Leslie Lack, William Parr, Sidney Pugh, Herbie Roberts and Cyril Tooze. 海布里忘不了他们,我们也永远忘不了!

图中是生于1912年3月14日的 [b]Cliff Bastin,[/b] 阿森纳第一个178个进球和150个联赛进球的记录者! 如果不是二战,这位 Cliff Bastin 还会创下更高的纪录! 海布里的又一位英雄!

(待续)asn14

告别海布里 –伦敦观球日记点滴(一,上)

Wednesday, April 19th, 2006

日记之前,先啰嗦两句!

能在海布里看一场球,可能是许多没有去过球场的枪迷们的梦想!梦想成真不容易,因而当我们实现了海布里观球的愿望时,心里充满了无限的幸福和感激!

人们的许多感情都很难用语言来表述,在写伦敦之行的日记时,常感叹自己笔头的生疏和语言的乏味!但依然在此呈上数篇乏味的日记,希望多多少少能与大家分享那份激情,想必一定会让枪手论坛的一些DM们感到大失所望!

伦敦之行,酝酿已久!因工作,生活中的许多原因,一直到了今年2月份,几乎已是最后关头时,才订到了4月1日与维拉在海布里的那场球赛的招待票(Hospitality,几天后,这类票也全部售光)!其他便宜的票只有“金色”和“银色会员”才能买到,轮不到我们这些资历浅的“红色会员”,而且据说是任何可买到的球票一出来后,不到半个小时,售票的电话和网站就堵塞的不再工作,等重新连通后,就都“票已售完”!

票价相当贵,但当时对我们来说,可能只有这一种选择,因为从澳洲专程飞去伦敦看球,没有十分把握的票,我们是不敢买的;更何况,这也可能是我们唯一的机会在海布里观球,机会有时是用金钱买不来的;再说,这钱花在阿森纳身上,也正是我们求之不得的呢

票太贵,不想浪费了。于是还没有成为阿森纳球迷的老爸,就被剥夺了这次去伦敦的权利,以致他至今对此依然耿耿于怀

“尽管只是一次两周之旅,但毕竟第一次去中国和澳洲之外的第三个国度,心里总还是有些忐忑不安。当乘坐的澳航Qantas飞机在伦敦机场安全着陆时,机舱中响起了一阵掌声,这似乎是近年来形成的一种习惯,26个小时的航程顺利结束,大家都松了一口气,虽然疲惫,但看来却兴致勃勃。这时幽默的机长操着澳洲口音,对乘客们说:“Welcome to sunny England!” 其语气中所含的善意而明显的讽刺,引得机舱内一片笑声!

机长的这句话,似乎给我们的伦敦之行带来了好运!

Sunny 好像应该与伦敦答不上茬。雾都,是从小就灌输给我们的,关于伦敦如何阴雨寒冷的概念。但第一次亲临伦敦,就彻底打破了我对这个城市的成见。

在这两周的时间中,伦敦给我们留下了美好的印象,尽管很难能用一句话来完整地描述,但漫步在伦敦的街头,公园,游览城堡,宫殿时,总是不自觉地想重复那位澳航机长的这一句“Sunny England”!”- gland ” – 伦敦两周行(一) 》

Sunny – 阳光明媚,不仅适合用来形容那两周伦敦的天气(除了下飞机那天和第二天 – 下面日记所记叙的那天),而且用来描述我们在伦敦经历了三场阿森纳大胜球赛时的心情,也是再恰当不过的了!

************

2006年3月27日 (星期一)时晴时阴,时风时雨
FINAL SALUTE – 最后的致敬

今天一早起来,怀着迫不及待的心情,拿着研究了一晚上的地图上路,还顺便在路边买了把雨伞,以期用此来对付伦敦的阴雨。登上在地图上标为深蓝色的Piccadilly 线地铁,北去阿森纳 – 那个唯一以伦敦球队命名的地铁站,怀着朝圣的心情,走近海布里!

FINAL SALUTE

这是我们第一次乘伦敦地铁,因此下了车后,一边东张西望,一边顺着路标往外走。

突然眼前五彩缤纷,著名的站台艺术 -海布里地铁站壁画Final Salute(最后的致敬)呈现在我们眼前!

早就听说了这幅米长的壁画,但亲眼见时,依然被这描绘了枪手历史的画面所感动,被其磅礴,精细和随意所震惊!

Final Salute开篇词中,伦敦市长说(照片中可以看到MAYOR OF LOND…,后面两个字母被抹掉 – 站台或类似的艺术经常的遭遇):

“这段壁画是当地民众共同的创作,以期再现和庆祝阿森纳俱乐部在海布里的93年的辉煌历史,并对未来作了些许的展望。海布里是为世人所知的阿森纳俱乐部球场的原始命名,壁画再现了这个球场曾演绎过的足球历史上的许多精彩瞬间!很多人为这个艺术品作了画:海布里和周围的中小学生们,那些与俱乐部有千丝万缕联系的60岁以上的老人们,残疾的支持者们,当地居民和俱乐部的终身球迷们,他们视海布里为自己的老朋友(像了解自己老朋友那样地了解海布里)! ”

其实,当地铁接近阿森纳车站时,我们已经感受到了一种来到老朋友身边的亲切:车上越来越多的人身上出现了阿森纳的红色标记,球服,帽子,手提袋,还有小推车里的婴儿玩具等等….

站在壁画前,更有一种到了家的感觉!

下面是几幅我们最熟悉的画面:

下面是最喜欢的一幅!

还有我们的历史:(待续)

还有最感动得几幅!(待续)

蜡像馆 -伦敦行杂记

Sunday, April 16th, 2006

来到伦敦,Madame Tussaud 杜莎夫人蜡像馆肯定是要去的,本来以为这个节目与此次伦敦之行的主要目的 – 观球,可能搭不上价,但绝没想到我们参观蜡像馆最精彩的一幕居然还是与英超足球有关!

以前见过很多蜡像馆里蜡像的照片,觉得非常逼真,可是一旦站在蜡像前面看时,发现照片似乎为蜡像加了工,真的蜡像到没有那么逼真了!这也可能是因为立体的蜡像给了太多的信息,反而使人们容易发现蜡像与我们习惯的电视或电影中形象的不同之处,所以经常是缥缈些,朦胧些的东西更好

蜡像馆起源

参观蜡像馆,很多人都会漏掉一个非常重要的细节,就是蜡像馆的起源。因为有关蜡像馆起源的介绍,是在一个很不起眼的走廊的一角,照片如下:

枪迷!

在蜡像馆里没见到克林顿的蜡像,有些遗憾,可能那里只陈列现役的各国领袖,所以见到了布什,布来尔同台发表讲演的蜡像,后面还站着江泽民等各国领袖,澳洲的赫华德也在其中,见到他,就倒了胃口,赶紧将脸转到一边,却发现一尊十分高大,威武的侯赛因全副武装的蜡像!并发现一女游客企图下侯赛因的枪!有照片为证:

心中疑惑女游客企图下枪的原因,莫非伊战4年了,还认为侯赛因是威胁世界和平的凶手?但看游客脸上嬉笑的表情,否认了这一点。没想到转至好莱坞展示厅时,发现此游客又在下007的枪!这时猜恍然大悟,噢,这游客必定也是个十足的枪迷

球星蜡像

到蜡像馆,自然也想看看足球明星们的蜡像,但只在大厅的一个角落发现两尊英超球员和一尊球王贝利(Pele)的。

觉得作蜡像是应该和真人的体型,高矮完全一致才好,才显得更真实,但似乎馆里有许多蜡像并不是这样。比如汤姆 – 克鲁斯的身高应该和我差不多,但比了比,蜡像却比我高一节!又比如施瓦辛格和史泰龙,身高都是一米七几,而他们的蜡像却似乎有一米八,九的样子!在偶像贝利身边,忍不住就合了一个影,觉得蜡像的身形是不是比贝利本人小了许多?
*
*
*

(图略)

穆帅专厅的对话

当走到一个空荡荡的环形大厅时,首先发现同一个人物的大型post在环形墙壁上挂了好几处,手放胸前,类似007将枪放在胸前的神气模样,仔细一看,你们猜是谁?原来是我们英超那位帅哥,切尔西的穆里尼奥!再仔细看每幅画旁边的圆形标志上的字- JOSE’S DREAM TEAM 时,才知道进了穆帅的专厅

这时只听到半圆形展台上一位身着切尔西球服的工作人员说:“Come on, take a picture here!”,望望四周,展厅空空,只有我们两位,看来那位工作人员是在招呼我们,于是有些尴尬地摇摇头,赶紧向大厅出口处走去。在我们几乎已步出这个展厅时,一群嘻嘻哈哈的女孩子进了展厅,那位切尔西工作人员的邀请,又被她们拒绝,于是听到工作人员颇为沮丧地自语(大意):“There is no one following football” (这里居然没有一个看足球的)!

听到这话,球迷的本性突然发作! 于是转身又回到了穆帅大厅。工作人员见我们回来,有些喜出望外,于是就有了下面这段对话:

工作人员(指着穆的蜡像):“和他合个影吧!”
(以下简称工)
我:““我不喜欢他!”

工:“不喜欢他? 那你上来,掐着他的脖子(做了一个掐着穆帅脖子的动作),我给你们照个相!”

我:“我可不想!要不,你掐他脖子,我来照相?”

工(指着身上穿的队服):“穿着这身衣服,不行啊!”

 

看着工作人员无可奈何的样子,为了安慰,为他和穆帅拍了下面这张照片:

出了这个展厅的许多感叹就不在这里仔细叙说了,归根到底一句话:有钱就是不一样! 据说切尔西还在电视台买了自己的频道,每晚都有节目大肆宣传!只是“There is no one following football”,嗬嗬,没有太多的人赏光!

觉得这可能是这次参观蜡像馆的唯一亮点

 

Turning Point –转折点

Friday, April 7th, 2006

经历了三场转折性的比赛后,总想写点什么。不过首先要声明,以下所谈与球队的战绩无关,所以绝对不会是jinx!

在与尤文主场比赛之前,来到了伦敦,2月份订了那场在海布里与维拉的比赛,主要是为了告别海布里,没想到居然在伦敦见证了三场令人难忘的赛事!与尤文的主场比赛是在旅馆的14寸小电视上看的,前十几分钟,第一次紧张得几乎喘不过气来!比赛结果,让我们觉得,在伦敦看到这一场球赛,已是不虚此行!海布里的那一场5-0当然更是终身难忘(下面照片为那场激战后的球场)!

客场尤文,没有看见,只能听阿森纳官方网的转播,两个评论员,一个叨唠起来没完没了,一个总是在尤文对阿森纳有一点点威胁时就激动地大喊大叫,给了我们多次的惊吓!真正有关比赛现场的实况,可能顶多听到了30%!不过最终结果还是非常非常满意的,冠军杯赛,什么都可能发生,能进入4强,我们已经很感激了!

到底是足球之都,关于阿森纳赛事的消息处处可见,也经常可以在公共场合听到人们关于球赛的谈论。所以这些天,不仅见证了几场球赛,也见证了媒体,公众,球迷们对阿森纳球队的看法的转折!

在阿森纳客场尤文比赛的的那天下午,坐地铁时,上来两个身背吉他的演唱者,他们弹起吉他,邀请车厢里的乘客跟随他们一起唱歌,跳舞,但除了几位随着音乐击掌外,车厢内并没有太大反映。这时只见其中一弹唱者对一位坐着的乘客说:“为什么不跟我们一起跳舞呢?先生你是不是要等到晚上球赛后再庆祝啊?” 周围乘客都友善地笑了,仔细看时,才发现那位乘客外套下穿着一件阿森纳球衣!

这种舆论的转折主要包括三个方面:

1.不再维耶拉

当皮雷从维耶拉脚下铲抢成功,提供了法布里加斯的第一个进球时;当法布里加斯对维耶拉犯规,并将其拉起来时;当雷耶斯让维耶拉吃了一张黄牌时,人们就不再会继续那个困扰了枪手几乎整个赛季的,关于温格卖掉维耶拉是如何如何大错特错的话题!

2.对新人和小将们的看法 – Man of the Match

虽然没有公认的Man of the Match,但几乎所有媒体和球迷们可能对以下三位得此荣誉不会有太大异议:

海布里对尤文:法布里加斯
5-0对维拉:阿德巴约
尤文主场:埃布依

曾几何时,许多人还在说:“法布里加斯太年轻,担不起中场重任”;“阿德巴约买亏了,不够英超联赛水平”;对埃布依,媒体和许多球迷也没有太看好!

3.亨利的去留

Amy Lawrence, 一位伦敦报界的记者,这位漂亮的年轻记者,可能是在阿森纳被众媒体恶言恶语时,唯一坚持为阿森纳说话,唯一始终相信温格,唯一对阿森纳怀有信心的记者!也可能是像我们许多枪迷一样,在媒体中,始终坚信亨利不会离开阿森纳的少数!在5-0赛后,在一长篇报道的结尾,她说了这么一句话:“赛前,人们都在问亨利为什么要留在阿森纳…赛后人们开始问亨利为什么要离开阿森纳!”

海布里的彩虹

三场比赛,起码在舆论上引起了三方面的转折,伦敦的天气,似乎也感应了这种转折,两周来,寒风凌厉的阴雨,被阳光灿烂的和暖所替代!当我们在海布里见证了那个5-0的胜利后,散场时,一阵小雨,将绿茵场点缀得更加清新,雨过天晴,海布里的上空出现了一道隐约的彩虹!啊,雨过天晴!相信我们大家都感受到了外界的这种雨过天晴的转折!

激战在前,不敢预测和估计,但无论如何,我们总是满怀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