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了解阿森纳’ Category

枪手卫冕足总杯,教授创下新纪录

Sunday, May 31st, 2015

在庆祝的烟花和香槟酒中结束了这个赛季!
作为一个老球迷(名副其实的老),对球队的进步还是相当满意的!

自己觉得,这个赛季与前几个赛季球队阵容最大的增强有两点,一是球队有了一位不屈不挠的枪手桑切斯,有了一个温格麾下枪手们的榜样;二是在中场,我们增加了一位胜任的防守型球员科奎林…

阿森纳以4比0的比分成功卫冕了足总杯,拿到了枪手队史的第12座足总杯,12次的夺冠次数也让阿森纳超越了曼联成为了英格兰足球历史上夺得足总杯次数最多的球队。

而温格率领阿森纳获得的这第六座足总杯,追平了阿斯顿维拉主帅乔治-拉姆塞六次夺得足总杯的记录,成为了英格兰足球历史上夺得足总杯次数最多的教练。另外,这次足总杯夺冠也是温格第二次率队实现足总杯卫冕,上一次阿森纳实现足总杯两连冠是在2002年和2003年。

赛后听现场球评讲,这座足总杯是去年新铸造的,代替了1992年的那一座,目前奖杯上,只刻有阿森纳的名字,真心希望在换下一个奖杯之前,这座奖杯上依然只刻有阿森纳的名字,呵呵

授奖仪式上主持颁奖的是威廉王子,我们知道这位英格兰足球协会理事长是阿斯顿维拉的球迷,因此有点同情他看球时满面的愁容。可能还是那位场上评论员在赛后强调:“有句话不是我说的,是哈里王子说的,他说:英国王室中,除了威廉王子,都是阿森纳球迷!”

看完比赛天已经快亮了,看实况是在FOX Sports,但FOX 不懂足球,刚演完一会儿,就开始直播美国学院女子的什么球比赛,所以只好去看澳洲国立民族台(SBS)的转录,虽然清晰度不如FOX,但SBS从开幕式演起,比赛结束后,还有半个小时的闭幕式…
而最让我感叹的是SBS曾为澳洲国足的评论员Craig Foster 对厄奇尔的夸奖:AMAZING – 令人惊异!

说实话,虽然看球看了那么多年,但看这类重要比赛实况时,就比较紧张,总是对自己的球员比较挑剔,虽然看到了272的几次妙传,但因后来的助攻和进球的兴奋,觉得小老虎最好(因为身边球迷不怎么看得上他 ),觉得桑切斯最好…….于是就忘掉了厄齐尔!

自己看实况有点像看惊悚小说一样,看到紧张处,就相当情绪化,只顾看热闹了,表现得相当不懂球,相当业余…

因此赛后的评论,真的可以看出懂球和不懂球的区别?

不再罗嗦

祝贺枪手!
祝贺教授!

反复无常的乌斯马诺夫

Thursday, August 7th, 2014

在狗孩上看到那篇翻译的有关乌斯马诺夫表态的《枪手股东:走出困境,期待开启夺冠新纪元》,十分好笑,这位大亨一如既往,重复着2007年以来不断的反复无常。于是忍不住发帖如下:

…最不可信任的人就是那些总是拣着人们最喜欢听的说的人,这个乌胖说的都是球迷喜欢听的话。但当他一买到阿森纳股份,就反对阿森纳股东不分红的老规矩,提出要分红,于是成为几十年来要求分红的大股东第一人,估计当时是以小人之心度了君子之腑,以为那些持股球迷们喜欢听…可惜,这行为只是暴露了他买阿森纳的目的(也许是主要目的)… 
后发现时机不对,又立即改口… 

有朋友问:还有这事儿?兄逮,求链接求科普…

其实咱们论坛上就有一篇当时土卫十七翻译的arseblog的帖子《反复无常的乌斯马诺夫》,讲的就是这事儿,但不知为什么狗孩禁止提arseblog,上次发了一篇自己认为很不错的帖子,只因提到arse竟被一棍子打死,粗暴地扔到了什么地方(垃圾箱?)

所以只好找出英文原报道,翻译回帖如下:

2007年的事儿了:October 4, 2007 
http://www.ft.com/intl/cms/s/0/7cce6a7c-7205-11dc-8960-0000779fd2ac.html#axzz39esY42mv 
题目《Arsenal strikes back at Usmanov demands-阿森纳反击乌斯马诺夫的无理要求》 

“Arsenal hit back on Wednesday at Alisher Usmanov, the Russian billionaire metals magnate, saying his demands for an independent board and dividend payments were unacceptable  – 周三,阿森纳回击乌斯马诺夫,斥责这位亿万富翁俄罗斯矿业巨头,认为他提出的所谓成立独立董事会,以及发放分红的要求是完全不能接受的。  ”
。。。 
(乌斯马诺夫认为): 
“The business partners, who want the board to consider dividend payments, are unhappy about a lock-down agreement signed by board members who hold 45 per cent of the shares – 生意上的合伙人(股东),希望董事会考虑发放分红,他们不满意占45%股份的董事会成员签订的阻止协议(两年内不卖俱乐部股份的协议)… ”

The Arsenal Supporters Club(ASC球迷股份组织)与科伦克谈过,科伦克表示完全支持董事会不分红的决定(其实一直没有分过红),ASC发表声明: 
“We fully support the current board’s decision to forgo dividends, allowing all surplus monies to be re-invested into the club,” the supporters club said. 
“We call upon Red & White to clarify their position. So far Usmanov has paid a lot of money to purchase 23 per cent of Arsenal but he has not put anything into the club itself. It would be appalling if he were to now seek to extract monies.” 
“我们完全支持现在董事会的不分红的决定。以便所有结余都可以为俱乐部建设再投入。”
“我们要求”红&白”(当时乌斯马诺夫和邓恩的公司)阐明他们的立场。目前为止,乌斯马诺夫花了很多线,买了阿森纳的23%的股份,但他自己还没有为俱乐部做任何事情。如果他现在就希望从俱乐部拿钱的话,相当令人震惊。” 
… 
这时,乌斯马诺夫才发现自己以小人之心,度了君子之腑,于是马上表态:我支持董事会! 

在对待阿森纳的态度上,七,八年来乌胖就一直像这样反复无常,昨天看到球迷不满,他就扇风,今天看到球迷高兴,他又来谄媚,但还不忘借此机会指责这些年来,董事会(两届)和教授以此为荣的一个最重要的决定:以自立更生的模式与超级富豪的腰包对峙

枪手自来有共识,此事无关“红& 白”!

“在什么是英国足球灵魂的辩论中,阿森纳是一种象征 – 象征着自力更生的模式与超级富豪腰包的对峙” -David Bond-BBC体育编辑

作为枪迷,去年这句话让我们感到有些沧桑,而今年这句话让我们很有些得意 

阿森纳是一种象征

Wednesday, December 4th, 2013

在什么是英国足球灵魂的辩论中,阿森纳是一种象征 – 象征着自力更生的模式与超级富豪腰包的对峙” –David Bond-BBC体育编辑

讨论上面链接的这篇翻译文章时,一位论坛朋友所说:“…切尔西的亏空是阿布掏腰包买单。切尔西向阿布的一个公司贷款,欠下巨额债务,然后阿布减免了这些债务,这就是切尔西能够维持竞争力的原因。我厂的嘴炮老板和铁公鸡老板从来没有帮助俱乐部还过一分钱的债务,这是他们和阿布的本质不同…”
(不用解释大家都知道,嘴炮和铁公鸡指的是阿森纳两大股东,不过阿森纳目前只有一个老板,嘴炮还没有挤进来)

这位球迷说得没错,两位大股东“从来没有帮助俱乐部还过一分钱的债务,这是他们和阿布的本质不同”

因为切尔西这种不遵循常规的俱乐部经营方式,可能只有球迷阿布才想得出来?
当然,阿布还要像球迷玩《足球经理》一样,为了“挥金买笑”而“一掷巨万”,要有能力和金钱搞到世界级教练才行,所以切尔西的冠军,穆帅及安帅的会花钱,善执教,至关紧要,这些主帅是第一功臣。

因此,咱们还是比较喜欢阿布的,毕竟有共同语言嘛,而那些玩足球游戏玩到迷失的球迷则可能嫉妒无比?相信许多球迷(包括自己),如果钱财堪与阿布媲美的话,也很可能会(在犹豫之后)掏出自己的腰包,把俱乐部的钱袋塞得满满
不过现在看来,不需要哪位富豪枪迷学习阿布了,阿森纳的钱袋已经满得快要溢出…
于是俱乐部才能够学习阿布好榜样,一掷千万买巨星,教授才会有一个让其它豪门球队流口水的中场,得中场者得天下,于是教授可以一如既往地说(现在更有底气啦):我们花自己的钱,也有竞争力

联赛的外国投资者并不都是(基本都不是)球迷,格雷泽以曼联球队抵押将俱乐部搞到手,然后一直用俱乐部的收入还付其巨额欠债,但他倒是没有像阿布,阿联酋那样干涉球队具体操作(这点与阿森纳的美国同胞科伦克类似),不过前几个月还有格雷泽们密谋偷卖老特拉福德以抵还巨额债务的传言…(瞎猜一下:弗格森退休前也许看到了迁移的危险?)

在阿布,阿联酋,阿狗阿猫投资的俱乐部中,曼联能夺得最多冠军,可以比较放心地说:功劳完全属于弗格森(而不是阿美)。

阿森纳与他们都不一样,因为“阿森纳是一种象征

教授一直在强调(从2007年就不停地强调),去年7月份又说
“…其实我们一直在花钱,因为我们需要顶级球员来实现我们争冠的野心,回顾过去的15年,你可以看出,我们一直拥有一些顶级球员。”
“我们的球迷可以为我们俱乐部的操作感到骄傲,为了我们所拥有的优秀球员,为了俱乐部现在的财政状况而骄傲。
而不是去指责俱乐部,他们有更多的理由为俱乐部的状况感到自豪。”
“我们在相当短的时间内建立了一个球队和球场,拥有很强的财政能力-而且总是能够在联赛的顶级占据一席。
这表明在财政上你如果不能与其他俱乐部竞争,并不一定不能赢冠军…”
去年听这话有点郁闷,今年听这话相当得意,这是自己的真实心理
(怯怯地加一句:可惜因多年无冠,一些顶级球员已陆续跑掉,所以有时如果“曲线救国”一下,偶尔大手大脚一下,花点“自己的大钱”,增补一下球队空缺,还是有必要的?)

在英超,用金钱堆砌起来的球队能夺冠(比如曼城),众多传统球迷表示:不羡慕
像弗格森那样的冠军,大部分球迷表示:还算信服
而像阿森纳这样,如果能够完全依靠自己挣得的钱赢得冠军的话(如果的话),相信世界体育界众多人士(不光是英国,不光是足球),也就会像对待《点球成金》中的比利一样(尽管比利除了赢得比赛外,还没有赢得奖杯,但他也是一种象征),也会像对待阿森纳双冠年代和不败赛季时的教授一样,继续对温格无比敬佩,并对阿森纳无限仰慕?
到那时,我们的自豪,将会胜过不败时的得意!

这些年来,我们支持教授和俱乐部董事会坚持的自力更生原则(包括科伦克接手以后的董事会),就是因为相信即使阿森纳独树一帜,不花俱乐部没有的钱,自力更生,作为与“超级富豪腰包对峙”的象征,只要在球队的具体操作上稍作改进,阿森纳还是可能夺冠的
而这个赛季我们终于看到了希望

阿森纳现在有乌斯马诺夫和科伦克两大对立的股东,因有两股势力,球迷中立场不同,对这两位就会有完全不同的看法,存在支持一方,反对另一方的对立面,不过在时间稍长,逐渐看清两大股东“嘴脸”之后,现在似乎各打五十大板的越来越多,也还有不少球迷希望他们能互利互信?

股东中是有两大势力,但阿森纳老板只有一个
乌斯马诺夫与科伦克地位不同,有点像执政党和在野党,但这个“在野党”却没有像澳洲(3年)或美国(4年)那么多大选的盼头,轮到俄国人掌权的希望看来极其渺茫…
目前这个“在野党”只有yy的“话语权”,而没有平衡俱乐部决策的“投票权”(voting power)

“在野党”也叫’反对党”,因此希望他俩互利互信是不实际的
乌斯马诺夫最近有进步,但他以前的一贯表现就是企图拆“执政党”的台,他挂在嘴头上太多的表白,太多地装球迷,太多地在外边吹冷风,其行为颇有挑拨之嫌(在我看是间接地挑拨了球员与俱乐部的关系),让那些“苍蝇”借机盯住球队那些“有缝的鸡蛋”,挖了阿森纳墙角…

这个样子冒充的球迷,实在让我们无语

完全不相信乌斯马诺夫先前的诸多言行,是和我们球迷一些本性的自发行为一样,只是为了阿森纳好?
还记得买阿沙文时,原来那个俱乐部也是乌斯马诺夫合股的,当时曾天真地希望,乌斯马诺夫能帮俱乐部压压价,或说说好话什么的,但结果在最后时刻,阿森纳付了创纪录的转会费,阿沙文还需要倒贴,才能在最后一分钟来到大雪中的伦敦…
乌斯马诺夫当时不知龟缩何处?

其实乌斯马诺夫这个“在野党”,完全没必要装球迷,像现在这样假装“示好”(见前链接),我们球迷就谢天谢地了

若乌胖真心为阿森纳好,想在俱乐部上层有投票权,以便与科伦克搞平衡或夺权的话,“调和”远好过于’挑唆”,也许还能混入董事会,甚至还有可能买到科伦克的股份,谁知道呢,一个有钱,一个可能也有卖的底价?

而在此之前,乌胖只是个特大股东而已,我们不指望他能打开自己的腰包掏出钱来散发,这要求似乎完全不合情理,只要他不继续扰乱人心就好

而对阿森纳目前的老板科伦克,则希望他能继续(像这个赛季转会这样)支持温格,保持俱乐部自力更生的传统,不过不应该像一些球迷批评的那样,老是捂住俱乐部的钱袋,经常松松手,时不时拿出阿森纳鼓鼓的钱袋,“spend some fucking money”

在此热切期望,绿茵场内外,阿森纳能够作为一个象征,在“自力更生的模式与超级富豪腰包对峙”的竞争中,取得最后的胜利!

阿森纳有三宝:教授,赚钱,队长跑(之二)

Thursday, August 16th, 2012

这是前几个星期一篇同名博客的补充,不过那时,最后一个队长还没有正式跑掉 

今天,范佩西终于离开了阿森纳,破灭了我们范蜜多年来的一个幻想,也打碎了枪手期待的又一个荷兰大师的神话。
当然去了曼联这个对手,让许多球迷愤怒,但细想一下,如教授所说,其实这对双方来说,也许都是唯一可行的结局?
何况卖队长,我们第一次卖了个好价钱 

据艾米-劳伦斯说(明天arseblog广播采访她),在温格家那次谈判时,范佩西提出了一些不易达到的要求,钱不是谈不拢的原因,谈不拢主要是他的要求中包括了他希望俱乐部买的球星名单,还有提议卖掉一些人,教授不可能完全听他的,而董事会也不可能完全满足他的条件,那时双方都很清楚,这个队长也是必走无疑…

对范佩西来说,除了曼联,实际上也没有其它球队想买他(他愿意去的球队),高价转会曼联,可能是他最好的出路,也许是唯一出路;

对阿森纳来说,虽然是卖给对手,但也没有什么比这更好的选择了。尤文给小范个人钱多,但给俱乐部的钱还不及曼联的一半,而强留下来,负面影响太大,对个人和球队都不利,明年还会两手空空…

去了对手,自然球迷不平,不过曼联也不一定会因为有了范佩西就会有什么天大的起色,曼联买贝尔巴托花钱更多,但一直没有用好,他们的问题好像还是在中场和后防,再说范也不一定能与鲁尼配合好,加上他那么玻璃,留在阿森纳的所有问题照样都有可能出现在曼联?

在小范去留上,温格和董事会的意见是一致的,都知道留不住,也都知道不可能卖给其他球队,卖给曼联的钱创了纪录,今天连墨尔本的晚间新闻都对此加以报道。我们球队需要补充,这笔钱完全有可能将球队补充得完整,就看教授打算怎么补充了,若能加强空缺部位,比如为小宋买个备胎什么的,或买个新胎更好以备不测(球队不能在某个位置上“唯一”,需要竞争),当然首先还是需要看教授能否大刀阔斧进一步清洗,腾出位子来…

对阿森纳来说,小范离开的影响当然很大,但影响主要还是心理上的,对球队的成绩来说,并不是不可弥补,亨利走了,来一个阿德一个赛季就能进30个球…上个赛季球队不可缺少的不是小范,而是阿特塔,现在又进了3个当打球员,若再能补腰,这个赛季教授手里就有可能会有一支08年以来最完整的队伍 

回到本篇题目,上个博客中讲了,其实阿森纳就只有一宝-教授。
是教授为球队带来曾经的辉煌,也是教授帮助阿森纳跻身于世界最富有豪门俱乐部之一,“队长跑”则是教授建队政策的一个结果。

形成队长跑现象的根源是因为教授选择这几任队长的主要目的都是为了留住他们,留住球队最重要的球星,而不是像其他球队那样,按惯例在后卫中选择,以便场上能更清楚地观察全局,具体指挥。

这一现象始于维耶拉
在教授还没有正式上任,仍在日本完成他合约的最后半年时,在他的要求下,维亚拉已经来到了球队,当时的教练“不知道应该怎么用这个长腿的小伙子,于是把他放到了预备队…”教授正式上任时,亚当斯队长袖标已经戴了近10年,在老队长退休以前的2000,2001年,为了留住一直有离队念头的维耶拉,任命他当了队副。维耶拉在任三年,四中(02-05),赛季末还经常传出转会绯闻,记得03年那次是想去曼联,但不败赛季之后,似乎不再有转会念头,只是教授得到了一个好的报价后,没有再挽留他,维耶拉离开了球队,他的离开用“跑”字来形容还不太合适,维耶拉是教授主动给卖掉的;

亨利任队长,是给他的一种荣誉,也是为了能多留他几年;

加拉是个例外,只是因为小法太年轻,为何任命加拉而不是图雷,始终是我们许多人心中的一个疑问,当时如果任命的是球迷们期望的图雷的话,估计“队长跑”现象也许会及时终止?但最后加拉被半途撤掉,任命和撤掉加拉这个队长,反映了教授在任命队长上,的确存在着一些问题。

小法就不用讲了,大家知道他早晚会跑路,只是跑得早了一些。

范佩西的离开,精神上的负面影响可能大于以前的几任队长,上个赛季的大起大落,8-2“惨案”在先,范大将发飚在后,多次强力反超…他这个队长当得也算有声有色,胜过了他的两个前任,大家对他的期望也高于前两任,但队长的队箍箍不住,唯一的世界级还是跑了…

“队长跑’还说明一个球队不能把全部赌注压在一个人身上,当某一个球员成为“唯一”时,球队就有了问题…

“队长跑”的另一个原因,自然是球队的成绩
亨利在阿森纳(也为阿森纳)获得了几乎所有的荣誉,他的离开是为了新的挑战;小法是因为不愿陪“书童们”读书和奖杯的引诱,但绝对不是为了钱;范佩西比较纠结,年近30,除了一个足总杯,还没有拿到过什么,而且对自己的玻璃身体也没有十分的把握,如果留在阿森纳,也需要下个大赌注,也许会像他祖国一样,成为足球史上的无冕之王,但这并不是绝大部分球星们为自己描绘的前程,对此我们也不能像要求球迷那样,对他们强求,当然30岁以后期待一个高薪长约,也算是人之常情吧?

不过我猜想,在教授任职期间,“队长跑”的现象不会再发生了
这一任队长不再是球队唯一的世界级球星,而是我们的威武,有4年长约在身,他会比较安心地担负起队长的重任。

阿森纳有三宝:教授,赚钱,队长跑(之一)

Monday, July 23rd, 2012

难怪教授也感叹:Chinese fans are so knowledgeable!

流传在中国足球迷中的,有关各大俱乐部的总结性三宝体,简洁形象幽默,充分体现了球迷们的智慧。而作为枪迷,这3个概括了枪手15年历史的简单词汇中的含义,难免让人有些感慨。

“教授”谱写了阿森纳这15,6年的历史。在他的执教和影响下,阿森纳由一个中流球队(财政和球队成绩)成长为世界豪门足球俱乐部之一。我们球迷也一起经历了其中的辉煌和挫折。

教授最近的谈话中提到(见上篇博客的翻译):

我们的球迷可以为我们俱乐部的操作感到骄傲,为了我们所拥有的优秀球员,为了俱乐部现在的财政状况而骄傲。而不是去指责俱乐部…”

也许我们的感受与许多球迷不一样,成为温蜜,是因为我们一直相信教授是一个执着和坚持原则的人,是一个不屈于权势,嫉恶如仇的理想主义者,无论是以前在法国足球’流感”中的遭遇,还是在近年来英超财政大环境下的打击,都没有让这个为足球而活着的人,丢失自己的原则,他一直以自己认定的正确方式在行事。

在以上的谈话中,他又一次重申了自己的观点:切尔西和曼城是一个新的问题。在联赛这种新的财政环境中,唯一没有改变的就是我们俱乐部自己的政策,那就是我们依然决心争冠,但我们花自己拥有的钱,而且尽量花得明智,合理

教授在有关金钱侵蚀绿茵场这个问题上的态度,从来就没有变过!

他在法国的经历是人所共知的,抵御法国足球中的“流感”,教授因此遭到挫折,他曾发誓再也不会回法国执教,但这并没有让他改变初衷,更没有让他退缩。

来到英国,教授为当初英国足球环境的“干净”而感到欣慰,在俱乐部的支持下,教授这15年来,顺利地进行了他科学管理的革命,执行着他攻势足球的理念,贯彻着他自力更生的建队方针,他不仅为阿森纳带来过球场上的辉煌,阿森纳俱乐部财政上的崛起,更是离不开教授的高瞻远瞩。

对待新球场的看法是球迷中是否支持俱乐部现行政则的分水岭,是球迷是否能够像教授所说的那样:为俱乐部现在的财政状况而骄傲,而不是指责俱乐部”。坛上就有球迷认为盖新球场是球队拿不到奖杯的“万恶之源”,主持盖新球场的菲兹曼就是罪魁祸首(不带引号的),因此就这个问题还是要啰嗦两句。

教授来阿森纳之后就抓紧基本建设,因为他知道阿森纳的基本设置在当时已经落伍,俱乐部当时训练场的落后曾让教授’大惊失色‘,于是在教授的主持下,俱乐部修建了一座现代化的训练场,而在三年后的1999年,教授就与俱乐部董事会一起,开始筹建新球场。

足球俱乐部的主要收入是门票,而球场则是俱乐部发展的根基。温格来到阿森纳时,当时世界豪门俱乐部许多都在80年代就有了规模比较大的球场,曼联在80年代改建球场,容量为6万人左右,1995,2000几次改建,容量达7.6万之多,比海布里多出了将近4万人。所以在球场问题上,教授的运气的确不如爵爷,比其他豪门也落后了至少10年。

盖新球场是教授为俱乐部设计的未来,新球场灌注着教授的心血。大到整体设计,小到更衣室顶柜,甚至马桶盖,教授事无巨细,亲历亲为。据说新球场的更衣室就是教授亲自设计的,简洁,科学,适用。衣柜比一般更衣室矮,因为取消了顶柜,除了节省原料,也使更衣室有更多空间,但最主要的原因是教授认为顶柜没有太多用处,而且不卫生,他指出,有很多球员会往里塞脏鞋臭袜子,有关人员半信半疑,到旧更衣室看后,果然如此,不得不佩服教授的精打细算和观察细微…而更衣室外,据说也是教授设计的浴室,则又是另一番景色。许多人说那浴室像皇宫一般,确实也不为过,浴室充分体现了现代化的豪华。因为教授希望在比赛之后,球员们可以在这里充分放松流,加强感情,而不是比赛一结束,就立即离开…

新球场的顺利建成,使阿森纳在财政上有了一个飞跃,稳稳跻身于世界足球俱乐部财富榜前五。
而球场的长期低息贷款,成为典型的良性贷款,就像加奇迪斯指出的:任何稍有商业知识的人,都不会急着去还那些贷款。 

按教授的性格和人品,在建新球场,在外资投入,俱乐部财经政策等问题上,他是不会那么经常地在那里说“违心”的话,更不会毫无主见地顺从于任何老板。建新球场是教授的建议,与董事会一拍即合,如果当时不合拍的话,如果教授支持邓恩租借场地提议的话,新球场是不可能顺利启动的,而且,没有教授的投入,没有他的视野,没有他的热情,没有他的不辞劳苦,阿森纳新球场也不可能完满建成。从教授谈到球场时的欣喜,从他批评温伯里草皮时流露出对自己球场草皮的得意,人们从中都可以听出他对俱乐部这一成功发自内心的自豪。

我们温蜜相信,教授一次次的表态,一次次的申明不是敷衍球迷,也不是讨好董事会,更不是唯唯诺诺,两面三刀,趋炎附势,虽然世界上这样的人太多太多,但毕竟不会是全部。当然像教授这样的,也可能属于凤毛鳞角,他们属于少数原则性极强的人,他们坚持自己做人的原则,坚持自己的理想和理念,许多球迷,也正是因此而崇拜和热爱教授。

教授最近又一次申明:阿森纳仍然会是一个自主持续经营的俱乐部。
“我们总是捍卫我们的价值观和我们自主经营的模式。”
“俱乐部财政的坚实性对我来说是至关重要的。我总是支持并将持续这样做。”

当俄国的阿布,亚洲的他信,美国巨商,阿拉伯酋长们瓜分英超的好戏开始时,当这股风也被邓恩带到了阿森纳时,教授站在了以菲兹曼为首的董事会一方,明确指出:“即使收购,也要以正确的方式来进行”,他并没有随邓恩而去,而是选择了继续支持俱乐部的财政政策。

在这些问题上,教授想做的,也正是董事会想做的,于是他们从1999年起,就一直穿着一条裤子!

因此三宝体中的“有钱”,既是教授努力的目标,也是教授为阿森纳作出的最大贡献之一。

其实任何一个清楚自己理念的人,无论是球迷还是教练,不可能对英超这种财政上大环境的改变视而不见或回避,论坛上也总是因此吵得不可开交呢,更何况,教授是那么一个执着和坚持原则的人?他的态度很清楚:阿森纳应该走自己的路(不要随大流),打好自己的基础(建新球场),花自己的钱(自力更生建队,买卖球员上的精打细算)…

对此,如教授所指出的,我们为俱乐部在财政上的位置感到骄傲!

———————————————————————————–

但人无完人,作为球队教练,温格教授也有他一直无法避免的短处。

“队长跑”,就是教授建队政策实施不是很成功的一个结果。

论坛上网友偶尔低飞 在上篇翻译的帖子后回帖,颇有同感,于是回帖如下:

引用:

原帖由 偶尔低飞 于 2012-7-22 15:09 发表 
我并不认为教授这个理念就不能夺冠,其实是有可操作性的 …

赞同楼上的观点:我也不认为教授这个理念就不能夺冠

在俱乐部的管理上,教授的理念没有错,问题是出在一些具体的措施上,比如平均的工资结构,球队建设的不平衡,某些位置始终短缺等…于是几年无冠,造成了”队长跑“这一现象,表明了建队上的不成功。

引用:

原帖由 偶尔低飞 于 2012-7-22 15:13 发表 
枪手的阵容并不算差的,但就是差那么一点点,老想着便宜货(如斯奎、查马克、朴周永等),但就是不愿意多花二三百万咬牙买一个更实用的(如去年的玛塔),要是能咬咬牙,进一二个实用球星,有了夺冠的能力,球队也不需要年年大进补的,以后就小补一下就行了,用不了多少钱的啊~~~~~而且有了夺冠的希望,又能吸引大牌球星的加入,球队也能齐心一致,球员也不会总是念着跑路的啊~~~~~

这位老弟说得很实在,的确,枪手阵容其实不是很差,真的就差那么一点点,差在中场的配置。

自从教授开始围绕以法布里加斯为中心建立新抢手的规划以来,中场防守始终是个问题,事实表明,维耶拉这种“box-box”攻守兼顾的中场,并不一定适合以小法为中心的阿森纳,吉尔伯特这个”隐性城墙”在后期,趋于隐性,离开之前,因为经常丢失控球,记得当时在场上已经经常受到球迷责怪。唯一适合法布里加斯的,是后来的弗拉米尼-一个当年上不了英超前100名优秀球员名单上的法国人。因此07-08,我们获得了除夺冠赛季以外的最好成绩,如果那个弗拉米尼能坚持多一个赛季,或小宋能早一点心有灵犀的话,以后的赛季还是很有希望的,真的就差那么一点点…

可惜弗拉米尼,吉尔伯特都走了,因为不想多花三百万,阿隆索没有来,教授1200万英镑买了纳斯利,500万买了拉姆齐,还有其他一些人。后两个赛季,防守一直有问题,进再多球,都有可能被进更多的球,球球迷们一直在嚷嚷着应该买守门员,买后卫等等,而且教授对后防也一直有所增补,但阿森纳的整个防守体系始终提不起来。因为防守是球队的整体问题,后防只是其中一部分。
而在后来的两年中,教授为小法选择的搭档是小德子…

余下的话就不用多说了

上个赛季,我们有了阿特塔,证实了没有法布里加斯的中场,我们也可以踢好,尽管是靠范大将军的金靴子,我们依然位居第三,但决定阿森纳胜负的最,最,最关键的人物,还不是范佩西。当然没有范佩西,我们进不了那么多球,但没有阿特塔,我们就赢不了比赛!(没有阿特塔的比赛,除了最后一场,我们都输掉了)

球队管理在买卖球员上,一直不是很平衡,一直就是差那么一点点
09年的阿隆索,去年的玛塔,今年谣传中的姆维拉…
还有阿特塔,当时阿森纳已经决定退出有关阿特塔转会的谈判,若不是阿特塔自己最后提出了减薪“倒贴”,上个赛季我们在阿森纳就看不到阿特塔中场的气定神闲了。很难想象没有阿特塔,上个赛季我们会怎么样,如果真的只能赢那最后一场比赛的话,阿森纳恐怕已经降级了?
阿特塔证明,
把钱花在阿隆索,玛塔,姆维拉这一类球员的身上,才是值得的,而且清除队中数量不小的累赘,阿森纳买得起也养得起这些人!

所以我们还在一直企盼着教授能为球队引进一些当打的,尤其是中场球员(比如姆维拉),我们中场也就不用完全依赖阿特塔,也不会十分依赖小宋,有了竞争,球队的气氛也会比较正常?

还在期望着!

伟大的枪迷老前辈费兹曼(增2014/11/10 补充)

Monday, April 18th, 2011

不像某些人,费兹曼身前为人低调,总是很有礼貌地拒绝采访
因此许多球迷和本人一样,只是在他逝世后,才了解到他也是我们之中的一员:
一位终身的,忠诚的,为了俱乐部战斗到最后一刻的,伟大的阿森纳球迷!

 

http://www.telegraph.co.uk/news/ … /Danny-Fiszman.html

费兹曼的父母是在二战中逃离纳粹的比利时犹太人,1945年1月9日,费兹曼出生在北伦敦,在孩童时就成为了忠实的阿森纳球迷,他当时总是站在海布里钟楼一端看球。

费兹曼是一个成功的钻石商,他在Hatton Garden钻石生意上,积攒了财富,逐步扩建了自己的钻石集团(Star Diamonds Group 团 ),主要经营未加工钻石。他也涉入房地产和新技术领域。并在掌上电脑(hand-held organiser)Psion公司持有5000万英镑的股份,另外也是伦敦Roundhouse录音公司的董事 ,以及Gungho Trading商贸公司董事…

费兹曼为人低调,总是很有礼貌地拒绝采访,2007年 以1.5亿卖掉了他的钻石公司,将精力集中于他在完成阿森纳新球场规划中的角色。(to concentrate on his role in completing Arsenal’s new stadium)后搬到瑞士居住,但人们还是经常看到他回酋长球场看阿森纳比赛…

….

感谢费兹曼!

 

———————————————————————————————

以下2014/11/10 补充(在格兰汉姆阴影之后和盖新球场之中):

阿森纳的根子在北伦敦,离开海布里租借球场,不仅像拔了根子,而且还要寄人檐下,还没有听说世界上有哪一个顶级俱乐部在租借球场?
就像当时老主席所说:“难以想象阿森纳作为英足总在温伯里的房客的滋味。上帝拯救了我们。”
真的是上帝拯救了我们,如球迷论坛上有朋友所说,像阿森纳这样有着在原地建新球场的机会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我们应该感谢当时作为球迷世家的老主席:无论是与当地市政厅周旋,还是在金融界搞定贷款,没有老主席在英国的地位和人气,也还是有很多困难的?
还要感谢那位已经离开我们的,最资深的球迷老板菲兹曼…他们没有错过这个机会!

伦敦球足队就有因迁球场而失去球迷的前例:2002年当英格兰足球总会批准温布尔登足球俱乐部搬迁到白金汉郡新市镇米尔顿凯恩斯后建立,温布尔登的支持者为反对搬迁而创立属于自己的AFC温布尔登。对于将温布尔登移植到米尔顿凯恩斯,大部分的温布尔登球迷感到俱乐部不再代表温布尔登社区的传统及遗产[2],因此转而支持新建立的球队。当AFC温布尔登成立后,从基础开始,7个赛季内取得4次升级,期间连续78场联赛取得不败,是英格兰高级足球赛事至今的一项纪录!
俱乐部离不开球迷这个衣食父母,球迷的力量能拯救俱乐部!

要提醒一下大家,我们的前老板们大多是资深的阿森纳球迷,尤其是在菲兹曼面前,我们愧称球迷
是他引领俱乐部从格兰汉姆事件的阴暗中走出,带来博格坎普,带来温格,留住亚当斯等球星,赢得了一个时代的辉煌!:
在格兰汉姆阴影之后,俱乐部败落得很厉害,是菲兹曼王俱乐部投入大笔资金,拯救了俱乐部,亚当斯曾说:“这里必须指出菲兹曼的功劳,因为你知道,足球就是钱的游戏,足球的关键是球员,球员踢球是为了钱。我的年薪由30万涨到100万。这是我踢球以来第一个像样的签约。格兰汉姆那时,经济上完全不是这个水平。没有丹尼·菲兹曼的钱,我们就不可能买到丹尼斯,或大卫·普拉特,或阿森·温格,我也不会留在俱乐部。大卫·希门也不会留下来。博尔德,温特本也都得到了一个他们最好的签约。没有温格,也就不会有维耶拉,或阿内尔卡,也不会有任何来自法国,这个当时还没怎么开发的市场上的球星。如果你没有钞票作后盾的话,所有这一切都是不可能实现的。”

这么多年来,我们很幸运曾经有菲兹曼,这样一位出生在北伦敦,孩童时就是忠实的阿森纳球迷的老板!

赤裸裸的金钱,闹哄哄的转会(修改版)

Friday, September 5th, 2008

转会窗口关闭后的第一天,我们还在傻乎乎地期待“奇迹”的出现,转会窗口关闭后的第二天,我们还在有些愤怒地等待俱乐部和温格出来给我们解释,可以为阿隆索出价14m,说明我们需要这个球员,为什么就不能再加3m?

有人很阴谋地猜测,利物浦根本就没有打算卖阿隆索,只是为了让温格在最后一刻买不到一个他需要的中场,以便削弱阿森纳的力量…也有猜测温格还在争取从自由转会中搞到一个他需要的球员…还有人…阿森纳官方网站又一次显示他“公关”的精彩,在这种时刻,居然把埃布依放在了头版…于是球迷中乱哄哄,怨声载道,如果家中像我们一样,不只一个枪迷的话,也一定会同我们一样,饭桌上都不得安宁…每次转会之后的枪迷们,似乎经常都是这样,在间或的惊喜之间,更多的还是失望,这次几乎一度绝望,其中也包括我们自己。人们都说现代的足球场“物欲横流”,其实只有在转会期间,我们才能比较清楚地看清足球界金钱的赤裸裸和金钱的罪恶。闹哄哄的转会基本结束,在此就不悉数,但转会之后,因为赤裸裸的金钱,英超似乎更加乱乱哄哄,先看看这次转会英超买人花的钞票吧:

 

(以百万英镑为单位):
£32.5m – Robinho, 皇马-曼城
£30.75m – Dimitar Berbatov,热刺-曼联
£20.3m – Robbie Keane, 热刺-利物浦
£18m – Jo, 莫斯科中央陆军-曼城
£16.2m – Jose Bosingwa, 伯尔图-切尔西
£15.8m – Luka Modric, 萨格勒布迪纳摩-热刺
£15m – David Bentley, 布里克班-热刺
£13.8m – Roman Pavlyuchenko, 莫斯科斯巴达-热刺
£12.5m – Samir Nasri, 马赛奥林匹克-阿森纳….

枪迷们看得好眼馋,我们也看得很郁闷,对我来说,郁闷不仅是因为那个酷似我喜爱的安迪-加西亚的贝尔巴托夫离开热刺去了曼联,以往我看曼联比赛,他们不是失利就是踢平,所以在上赛季看曼联对热刺时,我曾经支持过热刺,就因为这个贝尔巴托夫,居然很叛徒地为热刺叫好!现在如果热刺遇上曼联,我还有可能看得曼联失利吗?

其实最让我郁闷的是,现在的英超,什么叫有钱,什么叫没钱也已经搞不清楚!

转会到最后关头,他信因为面临被通缉的可能,急忙中转手,因此半路杀出个阿拉伯的程咬金来,此君不仅逼得同城敌手曼联咬牙砸下£30m,买来了本来是£20m就可以买到的贝尔巴托夫;而且居然让阿布第一次因为钱,没有搞到自己想要的球员!

虽然在转会期间,好像为了勾起枪迷肚子里的馋虫一样,温格和菲兹曼先后都出来表示,“如果想花£30m买一个球员的话,没有问题”,但问题是,他们没有花这个钱,不知道是没有钱呢,还是不愿花呢?

枪迷们转会期间争论的焦点,最后也好像都集中到了阿森纳到底是有钱还是没钱?

对俱乐部的经济状况的看法,自邓恩挑起的收购风波之后,枪迷中出现了两种截然对立的观点,据我的理解,是因为对立双方选择性地相信了相互对立的信息来源。

可能因为对西方媒体的90%的BS吧,对俱乐部的经济状况,我选择了相信:

1)俱乐部股东年会和年度报告(不能作假)
2)俱乐部董事会成员(不敢撒谎)
3)俱乐部教练温格(不会骗人)

当然也比较相信世界上最有权威的财经机构(如Deloitte),还有BBC,卫报等少数媒体,而已经成为媒体一部分博客,论坛,网站的信息,也是可以作为参考的,在这方面,我只看那个过滤过的,without the crap 的
NewsNow

那些坚持“俱乐部没钱”的球迷,他们做出的结论,不外乎也是根据他们选择性地相信了某些机构,某些个人,或某些媒体的信息。

在英国媒体中,说阿森纳的“新球场压得阿森纳喘不过气来”,“阿森纳俱乐部将会被新球场榨干”的YY,是明显多于“阿森纳有钱”的YY的。

“阿森纳没钱,不被收购就会灭亡”之类的观点,最初是出自邓恩之口,现在是Fat&Orange在那里嚷嚷,当然还有不少名人,比如那个自以为是阿森纳专家的梅尔斯,及诸多媒体在附和…

但我不敢相信邓恩,不能相信Fat&Orange,更不会去相信梅尔斯!

不过转会之后,现在想起来,突然觉得我们介入的关于阿森纳有钱没钱的争论,相当可笑:L

相比之下,菲兹曼允诺温格的30m算什么?据说曼城的新东家,在转会最后一段时间里,曾经一度为几个球员出价3亿!

原来以为曼联的格莱泽很有钱,后来发现爵爷花的全是借来的钱,连爵爷讽刺的“被新球场负债压得喘不过气来”的阿森纳的温格,居然都可以理直气壮地出来要求足总清洗欠债太多的俱乐部,所指俱乐部中,自然包括曼联;

那个似乎花钱不眨眼,家产是格莱泽4-5倍的阿布,这次转会居然第一次在需要用钱来拚比时掉了链子,细打听一下,并不奇怪,因为这位阿拉伯程咬金的家产,据说是阿布的10倍!

相比之下,乌斯马诺夫算什么,也许和阿布财富相当,但有什么用呢?山外青山楼外楼,小巫见大巫而已,何况,有他信作为前车之鉴,乌斯马诺夫也得小心。

切尔西近年的崛起,是阿布的功劳,因为他拯救了英超的这个濒临破产的俱乐部,也为英超带来了新的挑战。

但切尔西的崛起,不说是英超的悲哀吧,绝对是英超教练们的悲哀,相信除了阿森-温格(可能还有雷打不动的爵爷),看着同行们走马灯似的你来我去,所有近两年被收购的英超俱乐部的教练们可能都感到江山不稳;

切尔西的崛起,也是很大一部分英超球迷们的悲哀,当收购风几乎将英超几大俱乐部瓜分干净时,本来盈利的曼联,第一次负债累累,一部分球迷重打锣鼓另开张,希望像凤凰盘涅一样,有一天能重建他们心目中的曼联;利物浦球迷因为盖不起新球场,于是高呼“要迪拜,不要美国佬”;而切尔西球迷中曾一度凄风苦雨,因为阿布赶走了可能是他们俱乐部有史以来最优秀的一个教练-穆利尼奥;曼城球迷也为因老板他信不喜欢而被踢出英国的,曾经的英国队教练斯万-艾瑞克森扼腕叹息,因为他在一个赛季就为球迷们带来较好的成绩…

阿森纳的球迷们的悲哀,是因此而产生的球迷间前所未有的分裂…也许还有嫉妒?:(

那位刚输给阿森纳的基冈,据说差一点打铺盖卷走人,球迷们在球场上都表示抗议了,抗议那位买下俱乐部的英国亿万富翁(据说还是个球迷呢) -就是比赛时看台上那个穿纽卡索尔囚衣,一口气灌进一大杯啤酒的胖子

又听说西汉姆的教练科比什利辞职了,因为他们的外国东家这次转会不让买新球员,当教练认同可以继续用原有球队不再买人时,东家在转会窗口结束的前两天,突然又卖掉了球队的另一个当打的防卫队员…(详情请看枪手论坛帖子的37楼

当一个比一个更有钱的亿万富翁们,在比着枪购英超时,英超真是乱哄哄一片,乱的不仅是俱乐部,不仅是俱乐部的教练,还有球员,还有球迷 – 连切尔西的球迷们都开始因为钱而恐慌…

而我们在为温格感到庆幸的同时,也为我们自己感到庆幸。

看球多年,大家都清楚,并不是谁钱多谁就能赢奖杯,上个赛季切尔西还不是和阿森纳一样两手空空?

除非奖杯拍卖,谁出价最高,归谁所有,否则的话,如果英超比赛依旧,鹿死谁手,总得一个赛季下来,才见分晓。

如果谁有钱就能赢奖杯的话,那让咱们拭目以待,看曼城什么时候先赶上切尔西,再超过曼联?还要看一看在转会中,出手也相当豪华的热刺,看它几年内能赶超阿森纳?

disappointing, but what we can do? 这是我在博客上对有关转会的留言的回复,是啊,虽然转会结果令人失望,但作为球迷,我们能做什么呢?

难道希望那个乌斯马诺夫来收购阿森纳,然后再期待像他信那样,在被通缉以前,将俱乐部转卖给一个阿拉伯的程咬金,然后继续期待什么时候,再转卖给一个比程咬金还要阔绰的…然后呢?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在阿拉伯人的财富将阿布们统统比下去之后,当阿拉伯程咬金扬言要出价135m买一个球员的时候阿森纳只能自己走自己的路。

能够对抗英超赤裸裸金钱的,目前看来只有阿森纳的温格,但温格好像也只有用奖杯,才能证实自己的信念,温格能否成功,谁也说不准,即便是我们这些绝对的温蜜,也有动摇的时候。

但对个人来说,信念似乎总是能战胜结果,因此,我们还是继续选择支持阿森纳董事会,支持温格教授,同舟共济,在英超金钱的逆流中奋争(挣扎)。

枪迷中也是众生百态,台湾枪迷Isiah介绍了一个很好的帖子:
http://bbs.arsenalcn.com/showtopic-68903.aspx

作者在他们那个论坛说,当俱乐部的策略和你的愿望相矛盾时,“作为球迷, 这个时候就看你选择哪一边了, 一边是阿森纳俱乐部, 另外一边是自己内心的那个愿望。论坛上选后者的不少, 有的差不多要歇斯底里了。这个时候你可以发现你自己支持阿森纳的原因……”

Isiah读后说“很简单得把事情简单化,我也开始释怀不少了”,刚才在咱们论坛上还看见了cjgod 的帖子,读后的感觉,也差不多是这样,谢谢他们!

让我心情好转的还有另一个球蜜,他(她)在NewsNow的帖子乐观得可爱,单是那两个帖子的题目,对我们的郁闷来说,都好像酷暑中的一阵清凉细雨!当然,这只是一种想象,因为我们这里,春天还没有到来,我们在阴冷的冬季,心情多多少少都还是比较阴暗,而且还在傻傻地等待,也许在自由转会常口关闭之前,教授还会“为我们”搞到什么新援?:(

下面是那个极度乐观的球迷的两个帖子

枪手的赌博:温格的信念也许会被证实是为阿森纳的又一次妙笔生花

“… 上赛季结束时我们与冠军仅差四分,而在12个月之前,当没有亨利的第一个赛季开始时,记得我们那时比现在还要更加沮丧和悲观 … ”

阿森纳失败的转会之后的七个可以振作的原因

  • 塞米尔-纳斯里踢起球来好像他已经在阿森纳多年。4场比赛中进2球这种比例,他不一定能保持,但整体的表现已经证实他是一个有着难以置信技巧的球员-还具有内在的坚强。
  • 西奥-沃尔科特开始以我们希望的样子踢球了。他对FC Twente的进球是一个亨利式的进球,这孩子看起来是崛起的时候了。
  • 切夫斯基(Ch*vski )和利物浦都踢平了,输给富勒姆只造成了我们和最接近的对手间的一分之差。虽然冠军的争夺战刚刚开始,但四强中,谁都丢了分,即使Mx赢了手中的这场比赛,他们也只不过比我们领先一份。
  • 托马斯-罗斯基本月底应该可以归队。这位捷克队长将会为我们的球队增加力度,可以在老板想要休息塞斯克-法布里加斯时,在中场挺身而出。
  • 在这12个月中,埃莱克斯-宋已经从一个没头的苍蝇成长成了一个有潜力的球员。还有阿布-迪亚比有望在国际比赛之后不久即可伤愈,我们会有两个不错的防守型中场,为与塞斯克搭档而竞争。
  • 卡罗斯-贝拉是一个了不得的球员。在6万球迷面前,这位墨西哥男孩儿毫不犹豫,没有一点对纽卡斯尔的畏惧。我估计他会在这个赛季引起轰动,当然在这里不是给他加压。
  • 整个英超在上赛季开始时,就把我们排除在争冠之外了,尽管我们失去了三个攻击型主力队员几乎半个赛季,但离夺冠只差一胜一平-今年小将们增加的经验,将会给我们带来更好的成绩。

阿森纳王朝掌握在最可靠的人手中(翻译+附注)

Wednesday, November 7th, 2007

译自《Telegraph.co.uk》

03/11/2007
在这篇挺长的介绍阿森纳主席,及希尔-伍德这个阿森纳世家的文章中,有一些有趣的故事和鲜为人知的历史,因此翻译出来与大家分享
========================================

作者:Sue Mott

(一)

他们不再有人会像他这样了。彼得-希尔-伍德,他既不是在人权问题上被起诉通缉的泰国前统治者,也不是东方联盟的那些拥有6,7个像圣马力诺那么大游艇的亿万富翁,他是一个老派的足球俱乐部主席。他是一个英国人,毕业于伊顿公学,生活在切尔西(和圣维治),就职于汉布罗斯银行40年,他,像以前他的父亲和祖父一样,也成为了阿森纳的主席。这一切,非常完美地,使希尔-伍德成为了一代遗风的表征。足球不再像斯波德陶瓷一样,可以把俱乐部主席的职位交给家族后代。现在俱乐部主席不是遗产,而是印钱的执照,在某些俄罗斯人那里,俱乐部主席这个身份,也是在国际经济之战中的赃物,再也没有太多的像希尔-伍德这样带有旧时代的魅力,拥有名为麦姬的西班牙猎犬的,前银行家出身的绅士们,依然和斗士们一起站在足球运动的前沿。但阿森纳有着自己不同的方式,而且继续坚持着这种方式。希尔-伍德和阿森纳董事会的成员,不久前刚签了一个五年之久的股份“锁定”协议,以防止俱乐部落入海外的那些掠夺者的手中,其中之一,就是那位最近买下了价值1.2亿英镑阿森纳股份的,来自乌兹别克斯坦的亿万富翁,艾利施-乌斯马诺夫,他现在和大卫-邓恩,这位被撤职后,可能相当恼火的前阿森纳副主席搞在了一起。

大部分俱乐部,包括曼联,这个阿森纳今天的对手,都无法抵制那些站在高处的外国有钱人手里晃动着的支票本的诱惑。“我可以告诉你,我们也会的,”希尔伍德表情相当严肃地说。“但我不会说等我死了之后,否则的话,可能有人会企图加速那一天的到来。”他和缓的笑声,说明这只不过是一个玩笑。

“但我们是不会卖的。绝对不会。那些所谓的“你们需要一个有钱的投资者”的言论都是垃圾。我的意思是,我无法想象阿森纳落到乌斯马诺夫这样的人手中,会是什么结果。

俱乐部的掌管者们,对阿森纳的责任很多,绝对不仅只是股份的持有者。俱乐部有职员,需要管理,还有球员和球迷们。”

“那天,我离开球场,当我在马路尽头准备拐到Holloway路上时,不得不停了下来。 一个小男孩跑到我的车旁边,敲着车窗的玻璃喊道:‘彼得,彼得,你千万不能卖掉俱乐部!’我将车窗摇下,说:‘哎,不要着急,你在马路上这么不小心的话,会出事的,我向你保证,我们不会把俱乐部卖掉的。’在人们心中,阿森纳意味着太多的东西。”

“问问我们自己,一个有钱的投资者,不断掏出他的支票本,能坚持多长时间?你们知道,阿布拉莫维奇已经往切尔西扔进了许多钞票,但当他听到几千人在斯坦福德桥齐声高呼要他下台时,他会说:‘我很享受这个场面’吗?这一切绝对不是建立在一个坚实基础上的。”

“投资者投钱就是为了回报,他们把那么多钱投到利物浦,投到曼联,并不只是为了让他们去赢冠军。他们早晚是要拿走那些投资的回报的。”

71岁的希尔-伍德所代表的‘坚实基础’的内涵,大家可以在他的切尔西街上的住所里体验到。除了那个友好的西班牙猎犬麦姬(“噢,不是的,她并不是以撒切尔夫人命名的”)和那些舒适的家具之外,我们可以从那各类艺术品,和那些与他名望家族有关的照片中体会到这些。一幅戴安娜公主的著名的照片,就是那张在她作为一个年轻保姆时,身穿一条有些透明的裙子,手里抱着一个小孩子的照片,放在屋里显著的位置上。这并不是因为希尔-伍德想和皇室拉关系,而是因为那张照片中的小孩,就是他的小儿子,查理。

阿森纳的希尔-伍德王朝起始于他的祖父,萨缪尔,在1920年代的晚期,当亨利-纳利斯爵士因几桩经济丑闻的曝光而隐退之后,当伟大的查普曼时代的黎明即将到来之前,他的祖父成了阿森纳的主席。萨缪尔远不是一个寡头政权的统治者,而是德比郡纺织业潦倒的受害者。他和他的兄弟,约翰-伍德爵士,因为生意上遭受到的失败,长期不和,以致萨缪尔独自改变了他自己的姓氏,在姓上加了一个“希尔”及一个破折号,以示与他兄弟划清界限。而约翰爵士在遗嘱中,将他的财产捐给了一个天主教的修道院。

萨缪尔-希尔-伍德是一个运动员。他参加过橄榄球联赛,他有两个灵提犬赢过滑铁卢杯,他还出资将Glossop足球俱乐部带到了甲级联赛,(这个最小的城镇中唯一有过的一个顶级俱乐部),他还参加过德比郡的板球队。并曾经因为在1900年Lord的比赛中,一球打了10圈(注:scoring 10 runs off one ball  – 不知怎么翻译准确,请知者指教)而被收录于吉尼斯书中。“但是”,他的孙子说:“他们现在把他从吉尼斯书中去掉了。”

(待续)

========================================

(二)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不久,彼得开始跟着他爷爷去看足球比赛。“其实那时无论去哪儿,都会很高兴,因为当时食物配给,汽油短缺,也没有假日。对许多人来说,包括我自己,足球可能是当时唯一让人激动的事情。”

第一次去阿森纳俱乐部看足球,我们可能以为一个主席的后裔一定会得到特殊的上等的招待。

“没有啊,实际上我被送到了女盥洗室(注:俗称女厕所,呵呵,不过应该是外屋设休息厅的那种),和奶奶一起,当她和人们寒暄时,我坐在角落里,吓得一句话都不敢说。”

但是,因为基因和传统,他总是会从他父亲,丹尼斯-希尔-伍德的手中接过衣钵的。丹尼斯是一位和善的,为人敬爱,但充满了激情的绅士。丹尼斯特别讨厌从前的足联主席Harold Thompson 爵士,一次比赛后,他给伊普斯维奇俱乐部主席Jphn Cobbold 送去了一瓶香槟酒,因为Jphn Cobbold 在那次比赛后,对Harolds爵士说了一句:滚到一边去吧。

丹尼斯,牛津大学的学者,曾在巴尔干半岛当过坦克指挥官,并因此被授予十字勋章。这可能是为什么充满争斗的足球生涯特别适合于他。

相比之下,彼得缺少这种军事方面的体验,但他参加了在凯特罕姆的禁卫军训练基地的国民服役。“在那里的经历很有意思的。在伊顿时你觉得很了不起(译者注:被称为“英国政治家的摇篮”的伊顿,曾经出过19个总理),但到了那里,30分钟之内,就让你发现你自己不过是 a piece of S***。 我们在那里被教官折腾了8个星期,受益匪浅。”

抵御侵犯,躲避枪弹,组织团队活动和承受攻击等,在足球生活中,都是很有用的术略。希尔-伍德成为主席后首先做的几件事之一,就是撤掉特里-内尔(Terry Neill),这位曾经的球员,当时的经理,在他执教的那段灾难性的时期,球员们毫无管教,更主要的是,球队屡屡失败。内尔不久之后写了一本书,在书的发行会上,他吃惊地发现,前主席也前来请求他在书上签名。那时就是这个样子。而现在阿布拉莫维奇出席穆里尼奥的自传发行会的可能性,则会像英国赢世界杯一样伟大。

阿森纳几十年的稳定得到的收获,毫无疑问地会在现在的球场上体现出来。“我们一直觉得这个赛季会很不错”他相当谦虚地说。“谁都说我们太年轻了,缺少经验,后防和前锋都需要新人。但是当我跟温格谈起这些来,他说:‘主席,你应该勇敢一些。我不会只是为了让别人不要唠叨而去买一个大牌。如果我花大钱买来一个球星,还不如现在俱乐部的球员好的话,这将会给这些孩子们一个很不好的信息。 我如果不断地鼓励他们,说他们很棒,但却去买别的球员,他们一定会说:“老板这是在说什么呢?”这可能不会和温格的原话只字不差,但他的意思是在强调:不要理睬那些所谓的批评。我们的球队足够大也足够好,这样的球队完全可以做得很好。”

这些球员当然都来自非常不同的背景。在更衣室,你会注意到这点。我在赛前会去那里。大卫-邓恩在时,我一般不去,现在我都会去。在那里,现在你可以感觉到一种非常好的气氛。我不知道他们是否听得懂别人在说什么,但他们都在笑着,开着玩笑,相互间非常友好。 尽管他们有的来自非洲,有的来自东欧,但他们似乎亲密无间。我想这主要是温格的功劳。我不知道他有什么诀窍,但当他跟他们在一起时,非常温和平等,对待每个人都像对待一个智慧的成年人一样。他们的确都很聪明,尽管有些人并没有受过很高的教育。

“我不得不说,他们比我们社会上的一些英国人有更好的教养。他们愿意去做交给他们的任何困难的工作和其他事情。如果有什么社区活动和慈善事业,总会有2,3个人自愿参加,并尽心尽力。他们每个人赚钱上百万,可以冲出去买名车法拉利,或者去做些什么别的,所以让他们脚踏实地,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如果我在那么年轻时就赚那么多钱的话。我不知道我会做什么。我们可能会去买一辆阿斯顿-马丁,再去找一个时髦的女朋友,我估计。”他认为阿森纳的主席不是一个有油水的差事 – 尽管他好像在国王大街旁边的一个现代化的意大利餐馆有固定的座位,而餐馆的主人总是称他为“主席先生!”那里的肝做得恰到好处 – 但却担负着很大的责任。“我觉得我门像一个监护人,而我们签订这个股份锁定协议,是向球迷们发出一个讯息,就是:我们介入俱乐部并不是为了利润,也不会把钱从俱乐部拿走。我们在这里只是起到一个监护人的角色,而且我们还愿意继续下去。”

(待续)

========================================

(三)

“别的俱乐部可能需要外来的投资者,但我们不需要。也许有个别人自行其是,愿意去花那些冤枉钱,但如果我们不准备为一个球员一年付300万英镑工资的话,那从长远的角度来看,其他俱乐部也不会这么做。有时这样做可能会给你带来麻烦。球员会想:‘为什么我要去哈德斯菲尔德踢得死去活来,反正这个星期我已经拿到了我的2万’。”阿森纳表示已经与斯坦-克伦科开始合作,乍听起来似乎过于理想,作为一个美国的投资者,克伦科是绝对可以归于那些有钱人一类的。当克伦科第一次以邓恩后台的面目出现时,人们说希尔-伍德曾经相当冷淡地对美国人说阿森纳“不需要他这样的人”。但时间和双方的利益,似乎冲淡了他的这种看法,而克伦科也被邀请成为俱乐部的合作伙伴,当然也许这是为了抵御乌斯马诺夫。“我曾经对他讲了一些很没有礼貌的话,”希尔伍德有些后悔地承认。“虽然对此有一些不实的报导,但我当然不会否认,当时有一些话是相当不合适的。我想他现在已经原谅了我。我认为他现在没有兴趣全面收购。他想买进更多的股份,看来对双方的合作关系很满意。”对邓恩,这位在离开俱乐部以前,董事会曝光最多的成员,希尔-伍德说:“他离开了,如此而已。他在这里时,做了两件非常好的事情。一是请来了温格,我想当时他自己都没有想到这是一件多么绝妙的手笔,另一件就是在此几年前,他将相当一笔股份卖给了丹尼-菲兹曼,一位后来给俱乐部作出了巨大贡献的成员。没有丹尼,我们决不可能建起埃米尔球场,他的作用是非凡的。“有传言说菲兹曼会卖掉他的股份。当然不会了。他热爱阿森纳。他不顾自己的高度成功的钻石生意,花了7年的时间,来规划和建设埃米尔球场,他不缺钱,卖股份可以得到一笔额外的1.2亿英镑,对他来说没有太大的意义。他会是最后一个卖股份的人,而不是第一个。

“对大卫来说,他无疑是个阿森纳的fan,不过他以为他自己可以经营好阿森纳,但他没有这个能力。反对搬到埃米尔球场是相当可笑的。难以想象作为英足总在温伯里的房客的滋味。上帝拯救了我们。”

希尔-伍德家族任阿森纳董事会主席已接近100年,但作为典型的现代阿森纳俱乐部的任免方式,他并没有建议他三个孩子中的一个去参加主席的竞选。到那时,他认为阿森纳主席的最佳选择,是一位名叫阿森-温格的人。

======================================================================

(以下2014/11/10日更新附注)

在外资入侵的潮流涉及到阿森纳之前(2007年之前),阿森纳掌握在几位资深的枪迷手中:

以下是俱乐部董事们2005和2006年中,工资等(英镑)收入表(董事们从俱乐部拿走的钱):

希尔伍德————– 4万(2005);6.1万(2006)(主席)

菲兹曼 —————–0.5万(2005);1.5万(2006)(最大股东,老板)

弗莱尔 (OBE)——-52.6万(2005);70.3万(2006)

戴恩 —————–25万(2005);50万(2006)(副主席)

埃德曼———92.7万(2005);103.8万(2006)(CEO)

其余几位董事的工资均为象征性的—-0.5万(2005);1.5万(2006)

———————————————————————————————————

从表中可以看出,拿工资的只有两人:

1)戴恩因为有股份,所以工资相对来说,也不算太高,但也占了俱乐部颁发的总工资的23%;

2)埃德曼 – 是阿森纳俱乐部雇用的CEO,负责财经的总经理,他的工资比较正常,俱乐部发给董事们的工资总数,有一半给了他…

弗莱尔是一位枪手传奇,因其对足球事业的贡献而获大英帝国军官勋章(OBE)。他的收入中有一部分是给他的养老金。这位枪迷元老几乎干过海布里所有等级的工作,从ball boy,到打扫卫生,到接话员…
为了表彰他对俱乐部的贡献,俱乐部给了他相当高的退休金(也可能是一次性的,不很清楚);

Lord Harris of Packham 没有要他的工资,董事会将其14,583英镑的工资捐给了慈善机构。

卡尔(Carr)和史密斯(Lady Smith)也都是枪手世家

主席希尔伍德就不用说了,看完这篇文章,就应该很清楚希尔伍德家族在俱乐部史册上的重要地位,这位老主席在建新球场的过程中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而阿森纳的真正老板是菲兹曼。俱乐部很幸运,有这么一位铁杆枪迷做老板,他为俱乐部战斗到最后一刻。在几次大的转折点,为俱乐部把舵引航,付出全部心血。他曾大笔投注,将俱乐部带出了格兰汉姆的阴影;并不惜余力,帮助俱乐部盖起新球场,使枪手成为世界豪门足球俱乐部之一!

 我们球迷将永远记得这些枪迷老前辈们!

了解历史,了解现实:(2)教授 – Man of Principal

Friday, July 20th, 2007

原来想偷懒,将这些内容放在八卦帖中,后来发现太长了,所以还是按原来的计划,另成一帖
=====================================================
教授办事,我们放心!

因为温格绝对是一个man of principal (讲原则的人),在当今世界上,像教授这样的人真是凤毛麟角,但绝对还是存在的!虽然我们这些理想主义者,曾经受到现实社会的,相当brutal的一次次的打击(比如这次亨利的离去),但还是相信教授并不是天外来客,是依然实实在在地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不为许多人理解的“稀有元素”!

谈到元素,就想起了在中科院化学所,还真的认识一个与温格十分相像的老教授!所以当想到温格的原则性,想到他的严以律己,宽以待人,想到他的慈祥,他的幽默,他的高瞻远瞩,经常会想到化学所的那位科学院院士,另一个man of principle

所以一直十分佩服那第一个称温格为教授的人!

最近看了《皮雷自传》,皮雷在其中讲道,他到阿森纳来之前,没有跟俱乐部的任何人接触过,直到体检后,来到训练场,才见到了俱乐部其他的人(包括邓恩),而教授,是唯一的一个阿森纳俱乐部的成员,在他来之前参加了所有他在场的有关转会的会晤!皮雷说:“其实,在我的足球生涯中,温格好像一直在关注着我”,所以皮雷他们的那次马赛事件,立即引起了温格的注意:

那次事件,是因为马赛俱乐部的董事会,意图将球迷们因为球队糟糕的成绩而对俱乐部产生的怒火转移,在知道那些所谓“球迷们”要对球员施暴的情况下,居然一言不发,安排以队长皮雷为首的几位球队的代表,与那些暴徒们会面,并且没有安排任何保护措施!这无异于给皮雷们“设下了一个圈套”(皮雷语),结果几位球员的汽车被砸坏,惨遭围攻,后来还是在闻讯赶来的警察的保护下,他们才幸免于难!

之后,皮雷决定离开马赛,此时,教授出现在皮雷面前,向他伸出了温暖的援手,将他带到了阿森纳,温格对皮雷说:“希望你能尽快平复因马赛的遭遇,在心灵上受到的创伤,找回你失去的自信!”皮雷听后,感受到一种心灵的震撼!

对皮雷来说,教授的帮助用“雪中送炭”一词来描述,不是很够分量!马赛发生的一切让皮雷心寒,而阿森纳俱乐部对球员的关怀和保护(几乎为他们排除了所有外界的干扰),对他们无微不至的照顾,以及教授对他们的体谅,让皮雷觉得他“似乎回到了童年,回到了母亲的身边”!

皮雷在自传中说过,人是不能忘本的,相信他现在依然记得教授对他的恩典,因此在最近一期杂志中,通过西甘的表述,我们知道,他俩“每天都谈起阿森纳”,当然一定也时时想念着他们的恩师温格!

想起了很早以前看过的一个黑白翻译片,是讲一个船长(忘了是哪国人了)在纳粹的白色恐怖中,冒着生命危险,拯救他船上的几百名犹太人的故事!具体细节记不不太清,但那个影片的名字是《仅次于上帝的人》!

教授不仅对马赛后的皮雷,是一位仅次于上帝的人;而且在那些曾经和现在的枪手中,在他们处于职业上的困境时,被教授拯救的又何止一人?

是他将老队长从酗酒的泥潭中拉了出来;
维耶拉和亨利来阿森纳之前的的故事我们就不必在此重提;
罗斯基在对他的前程几乎看不到希望时,教授又向他伸出了援手;
而阿德巴约的处境也是很有些类似;

范佩西曾经说过:“我欠温格的!”

法布里加斯最近也说:“我欠温格的!”

虽然他们的原因不同,但他们都觉得应该报答教授,报答教授的知遇之恩!

当然还有许多枪手们都受恩于教授,当帕罗尔因为离婚和其他问题,陷入经济困境时,教授代表俱乐部允许他自由转会,因此他得到了对方球队百万英镑的转会补贴 …

对现在的和曾经的许多枪手来说,温格,就是一位仅次于上帝的人!

教授的善良和坚持原则从下面一个也是有关马赛的故事中,看得更加清楚:

大家可能都听说过90年代,在法国发生的那起,足球界最为耻辱的丑闻?

“这件14年前发生的丑闻动摇了法国足球的基础,也许改变了温格的一生。”

14年前,马塞站在欧洲之巅。他们连续赢得了四届法国联赛冠军并进入了欧冠决赛。但在1992-1993赛季,他们被揭露他们成功是建立在贿赂和腐败的基础之上。

1993年5月22日,瓦朗谢纳(Valenciennes FC)的球员向当时球队的主教练揭发了马赛球员曾代表俱乐部向他们三位球员贿赂,让他们输掉两天前和马塞的比赛,以确保马塞获得连续第五次的法国联赛冠军!这位瓦朗谢纳的主教练听到此事后,顶着当时来自各方的压力,将此事公布于众,在足协调查之后,马塞降级,并被剥夺了所有冠军,马塞教练塔皮最终也被送进了监狱。

而几个月之后,1994-95年赛季刚开始不久,温格便因战绩不佳而被摩纳哥球队炒了鱿鱼,其实连续几年,摩纳哥球队一直在法国联赛中名列第二!

温格从此离开了法国,并发誓永远也不会回到法国足球界执教

几年之后,直到2001年1月,温格才向外界透露他离开法国的真实原因:

‘在摩纳哥执教期间的经历使我下定决心离开,当时最引人瞩目的事件是马赛的行贿案,塔皮因此还进了监狱。每个人都知道马赛一直在干这样的勾当,贿赂对手的三名球员。每一年我们都是亚军,而他们连续拿了五次联赛冠军。我认为在英格兰联赛中不会有这样的丑闻发生,这里的足球是诚实的足球。法国足球应该好好保护自己的形象和市场。我投身足球是因为热爱足球,但很多人进入足球圈并不是因为热爱,而只是为了金钱,这是对足球最大的伤害。

告别法国足球后,温格去了日本的Nagoya Grampus Eight执教,

因为揭发了马塞,那位坚持原则的瓦朗谢纳的主教练在法国处境相当困难,因此,当温格在日本安顿好之后,也很快将他聘请为球队的教练人员!

不仅是因为他的揭发,从另一个角度为“成绩不佳”而被撤职的温格正了名,更重要的是,教授十分欣赏他因坚持原则而显现的不畏权势的勇气!

2003年,马赛当年靠药物夺冠的事又一次被提到了桌面,马赛球员埃德列爆出马赛集体注射药物的丑闻之后,当时的受害方AC米兰因此要追回他们的冠军杯!

在埃德列捅出马赛的这一丑闻之后,温格接受了《队报》的采访,表示了对埃德列的支持。他说:“其实我和很多人都知道这些事情……那是法国足球最丑陋的一面,贪污、假球、禁药,塔皮(前马赛主席)管理马塞俱乐部的那些方式像癌症和流感一样摧毁着法国足球。埃德列所做的,正是一些人很长时间以来想要做的事情。”

1996年,在温格好友的极力推荐下,邓恩将温格带到了阿森纳俱乐部(从来不会抹煞邓大人的功劳),而不久之后,我们就在阿森纳主力队的教练团中,又看见了那位最早揭发马塞的主教练的身影,这位坚持原则的人,就是现在阿森纳主力队教练团主要成员,温格的左臂右膀伯罗-派莫里克 (Boro Primorac)!

http://www.arsenal.com/staffarticle.asp?article=365971&title=Boro+Primorac&lid=coaching+staff&thisNav=First+Team


A trusted and valuable right hand man to Arsène Wenger

在这段充满侠义的故事中,我们清楚地看到:教授和伯罗-派莫里克的友谊,是建立在同一个信仰上的,他们始终坚决地站在原则的一方,抵抗着足球界的“癌症和流感”!

了解历史,理解现实,我们应该放心,像教授这样坚持原则的人(man of principal),做事,总是会in the right way!

而且只有了解历史,才可能对现实的风风雨雨,有比较公允的理解,不至于会认为温格象某些人一样,因为私情,而放弃原则!

何况人以群分,物以类聚,认为温格与xx的关系“情同手足”,的确是有些想当然!

了解历史,了解现实:(I )商人邓恩和费兹曼

Sunday, July 1st, 2007

1995年1月15日《周日财经邮报》
———————————–
一个令人困惑的生意传说的最后挫折
足球老板输掉了1,300万英镑债务的官司

作者:Lawrence Lever

阿森纳董事大卫-邓恩输掉了据他自己说的涉及到1,300英镑欠债的官司,因此只好牺牲他对俱乐部的控制权,卖掉股份以偿还欠债。

直到最近,阿森纳的副主席邓恩还控制了42%的俱乐部的股份,几乎是其他几位董事控股总和的3倍。

但现在他只是俱乐部三大股东之一,只对14%的股份有完全的控制权。他还有5%的与别人共有的股份,但因为他的欠债,还在Bcotland银行抵押了10.7% – 6000股- 的股份。董事会的其他大股东是Richard Carr和Clive Carr哥俩,还有Danny Fiszman 这位身价数百万的钻石和房地产商,他买下了邓恩其余的股份(译者注:12.3%)。

根据条规4.2,阿森纳的股份在股票市场可进行非正式交易,每个股的价格可达425英镑,以此推算,俱乐部总资产为2,400万英镑(译者注:在文章发表时的1995年)。因此,邓恩卖给费兹曼的股份的价格多于300万英镑。

(补充:费兹曼的父母是在二战中逃离纳粹的比利时犹太人1945年1月9日,费兹曼出生在北伦敦,在孩童时就成为了忠实的阿森纳球迷,…)

费兹曼一直是邓恩在遭受数次生意上的挫折时,向他伸出援手的几位秘密(secret)支持者(backers)之一。邓恩操作的生意中先后至少有两个倒闭,留下了一屁股(a trail of)没有付清的贷款(unpaid creditors)。

TROUBLES – 麻烦

向邓恩伸出援手的另一位大亨是Geoffrey Kaye ,Pricerite连锁超市的前老板,他帮助邓恩在1974年,在北伦敦买下了那栋在Totteridge 的175,000英镑的房子,并且定期地(regularly )借给他钱,以帮助他保住(secured)这栋房子,一直到80年代后期。

到目前为止,有关邓恩经济背景的事实一直只是粗略地为人所知。他被认为成功地经营着一个食品进口公司,后来还在与尼日利亚的白糖交易中赚了大钱。

但周日财经邮报的调查表明(译者注:在英国,这些商业信息以及有关法律过程都是面对公众的,任何人都可以很容易地查到),邓恩的主要的两个生意已经破产 – 其中一个是在他卖掉之后破产的 – 而他的第三个生意London & Overseas Sugar(伦敦及海外糖业)背负巨额债务。

邓恩的真正的麻烦似乎起源于1983年,否则的话,这应该是他幸运的一年。

那年,他的London & Overseas Sugar 赚了将近283, 000英镑,他花了300,000英镑,买下了阿森纳的很大的一部分股份。

但几乎是同时,邓恩与有争议的Esal 商品公司的Rajendra Sethia签订了一项可疑的3百万英镑的财经上的交易。后来,Sethia一度成为当时英国最大的破产者,并因此逃离了英国。

但与Sethia的这项交易,最终导致了Punjab国民银行(Punjab National Bank )对邓恩提出了一百万英镑的破产诉讼。一位法庭的行政执法长官对来到邓恩家里,法庭裁决他需要对一部分股份的负担责任。邓恩同意赔偿欠款- 以分期付款的方式。

司法 Miller 先生对后来的法庭程序作了解释:“这项交易的全部或部分是否属于欺诈行为,如果是的话,谁是诈骗的一方,谁又是受害者,这可能是需要进一步调查的事情。”

邓恩与Sethia的交易,让他受到了不仅是被诉讼的麻烦。而且他声称,当Sethia的Esal公司在1984年倒闭时,还欠着他1,300多万英镑!

邓恩要回这1,300万英镑的最有可能的希望之一是:清算方(liquidator)对Esal公司的银行Punjab National Bank的起诉。但邓恩拒绝了清算方让邓恩与Punjab National Bank私了的建议,出于受挫后的烦躁和无聊,认为得到的赔偿太少。

清算方十分烦恼,邓恩的要求被否决。Esal公司的银行Punjab National Bank同意最多赔偿Esal公司1,100万英镑。相对于Esal公司2亿英镑的负债,那些被欠钱者的每一个英镑只收回来不到4个便士!

第二年,邓恩和他的公司决定跳过清算人,自己对Esal公司的银行Punjab National Bank起诉,希望要回他声称Esal欠他的那1,300万英镑。但1992年11月,法庭打回了他的起诉,一年后,被申诉(Appeal)法庭再次拒绝。London & Overseas 糖业的公司账户上显示邓恩是唯一的董事,公司的这个被严格认证的帐目显示出公司的负债比公司所有的财产多出了1,100万英镑!

此时,邓恩拥有的阿森纳的股份随着一次7对1的股份发行,提高到了42%。

但是,第二年,戴尼-费兹曼出现在阿森纳董事会,更重要的事,他对邓恩的大约10,000个股份感兴趣。

49岁的费兹曼上个星期讲述了他和戴恩在这件事上的全部关系和安排。

他同意买邓恩的股份,但仍然允许这位阿森纳的副主席保留他的所有投票权(voting rights)

TIPPED –暗示

‘与邓恩先生的有关协议即将完成费兹曼说,他证实他已经从邓恩手里买下了7000个股份。这两个人还有近3000个共有的股份。

邓恩已经不再插手食品进口生意,那个在1964年,他20岁时和他哥哥Arnold一起开始的一份生意。

在60年代后期,邓恩兄弟俩的生意(食品进口)被暗示为有可能成为上市公司。几年后,1972年10月,兄弟二人帮助建立了一个运输公司,AFCL, 拿到大约1/3的股份,成了董事会成员。但3年后,这个公司就倒闭了,欠下了那些没有保险的投资者的150万英镑,而这些投资者的每1个英镑,只收回来了1个便士。

看来就在这个运输公司倒闭之前不久,邓氏兄弟卖掉了他们的已经连年亏损(loss making)的食品进口公司。一两年后,这个公司就停止营业,最终破产时,有660,000的欠债,而这一次,债主们的1个英镑只收回来不到2个便士。

在70年代,作为一个主要的顾客,邓恩着重于和Sethia的Esal公司在糖业方面的交易。

===============================================================

后记:

邓恩的经商足迹:

食品进口: 1964-1975(卖掉时已经连年亏损,1,2年后倒闭)
运输公司AFCL; 1972 -1975 (倒闭)
糖业公司; 197?-1994(欠债1,100)

邓恩与Sethia(当时英国最大的破产者)在1983年搞的一项交易中,据说被骗走了1,300万英镑,因此为此打了一场官司,但他在1993年输掉了官司,法庭裁决邓恩赔偿Esal公司的银行一百万英镑,第二年,邓恩将部分股份卖给了费兹曼,得到了将近三百万英镑,足以付清赔偿。
邓恩的糖业公司在1983年20多万的收入,使他能够花了30万英镑买下了42%的股份,在以后的10年左右的时间里,阿森纳的价值升到了2400万英镑,与当时英国的中流俱乐部,比如热刺等不相上下(其中乔治-戈兰汉姆的球队的成绩,也是提高了俱乐部价值提高的一个原因);但邓恩却因牵涉到可疑的与Sethia的交易,不仅遭遇官司,而且使公司欠债1,100万英镑!

他的糖业公司的失败,主要是选择了错误的合作伙伴,涉入了不正常的交易,是否有欺诈行为,不是很清楚,但起码是在交易过程中受骗上当,以致将他的已经成功的糖业公司在10年内搞得欠债1,100万,需要靠卖掉阿森纳的股份还债,所以阿森纳不是他生意失败的原因,而是在危难时解救了他的后盾!

费兹曼的援手,从收购了戴恩的股份,到依然允许邓恩保持在俱乐部的地位,加上他们之间共有大量股份等事实,可以看出当时费兹曼对邓恩的全力帮助,以及他们之间的合作关系!

而后的又一个十年,随着英超的开始,所有俱乐部的价值水涨船高,而温格的到来,使球队跃为英超4大之一,加上7年来,以费兹曼为首的董事会成员与教授合力建成的世界级球场,使俱乐部在这个十年后的总价值成了仅次于曼联的英超第二,一,两年后,就像教授所说,将会看到俱乐部在经济上的又一次飞跃!

补充:在格兰汉姆阴影之后,俱乐部败落得很厉害,是费兹曼往俱乐部投入大笔资金,拯救了俱乐部,亚当斯曾说:“这里必须指出费兹曼的功劳,因为你知道,足球就是钱的游戏,足球的关键是球员,球员踢球是为了钱。我的年薪由30万涨到100万。这是我踢球以来第一个像样的签约。格兰汉姆那时,经济上完全不是这个水平。没有丹尼·菲兹曼的钱,我们就不可能买到丹尼斯·博格坎普,或大卫·普拉特,或阿森·温格,我也不会留在俱乐部。大卫·希门也不会留下来。博尔德,温特本也都得到了一个他们最好的签约。没有温格,也就不会有维耶拉,或阿内尔卡,也不会有任何来自法国,这个当时还没怎么开发的市场上的球星。如果你没有钞票作后盾的话,所有这一切都是不可能实现的。”

但这10年中,邓恩只剩下了手中的14。5%的股份,而费兹曼成了俱乐部第一大股东!

邓恩暗地协助克伦克企图全面收购阿森纳的这一事件,并不是费兹曼和邓恩的第一次交手,第一次是在决定筹建新球场的1999年,邓恩胳膊没有拧过大腿(这个大腿包括其余所有董事和教授);但收购事件是他们两个第一次公开交手,这一回合,看来还是费兹曼多数压倒少数,邓恩被清除出党!

事后,费兹曼也是唯一的一个在抵制收购后出来谈话的董事,因为他是俱乐部第一大股东,他才是抵制收购的决定者,而不是没有几个股份的,徒有虚名,惨遭骂口的主席先生。

至于费兹曼和邓恩如何在10年时间里转友为仇,个中的秘密,恐怕要等下个10年以后,才会像上面翻译的资料那样,向大家解释个明白!

不过,就我们所知的一个事实是就是7年前,1999年,在新球场的问题上,邓恩与费兹曼等董事(包括教授)就已经分道扬镳。邓恩打的温伯利的算盘,对当时兼任英足总和阿森纳双重领导职位的他,明显有利(对阿森纳呢?);英足总和阿森纳共用一个球场,对维护和增加邓恩在双重地位上的权势均有好处,当然三倍的化费,施工的一再延期可能并不是邓恩所预料到的;而邓恩因英国队教练的选择,本来是又一个可以增加他的影响(对阿森纳也有利)的一招,但却因此被排挤出英足总(详情见AY的一个有关帖子),这也是大家所没有预料到的。

收购事件,是否是邓恩一系列商业败仗的继续,还不能就此下结论。但这次,他又违背了游戏的基本规则,而且事发后,不仅被撤掉副主席职位,而且也自动地失去了G14的位置,即便他是好心,也没达到目的,反而输掉了自己的饭碗,也给俱乐部造成了一场空前的混乱,这些就够糟糕的了,我们就不用再提最近亨利的离开是否与他有直接的关系。

读了这篇翻译后,如果让你在费兹曼和邓恩之间选择一人,将俱乐部的未来托付给他的话,你会如何决定呢?交给不知是聪明一世还是糊涂一世的邓恩,你觉得放心吗?

记得车尔尼雪夫斯基的《怎么办》中有一句话:最不容易受骗的是老实而不愚蠢的人;

还记得《红楼梦》中有一句话: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