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格告别阿森纳:再见,曾经的足球改革家【转载】

转自BBC中文网(2018年 5月 8日)

温格主场谢幕,爵爷住进了医院,阿森纳和英超的一个时代都过去了,真应该写点什么,但真的写不出来,作为球迷写东西的时代也已经过去了……
成为那一时代的球迷,并留下了自己的足迹,为此自豪

转载一下BBC 中文网上的一篇吧,虽然从来就不喜欢BBC中文网,但他们码字也很辛苦

Arsenal manager Arsene Wenger waves farewell to the Arsenal fans at the end of the Premier League match between Arsenal and Burnley at Emirates Stadium on May 6, 2018 in London, England.图片版权GETTY IMAGES

阿尔塞纳·温格(Arsene Wenger)已经完成了他执教英超球队阿森纳的最后一场主场比赛,这个即将离任的法国人给英格兰足球留下宝贵的财富,也给中国一代球迷留下对理想主义的无限憧憬。

与半个月前温格宣布将在赛季末离任时相比,在伦敦酋长球场(Emirates Stadium)的这个周日(5月6日),球迷的心情或许已经不那么复杂。法国人以一场胜利完成他作为阿森纳俱乐部主教练的主场告别,就像7876天前他上任的时候一样。

从1996年执教球队第一场比赛在艾伍德公园球场2-0击败布莱克本以来,温格不仅给这支球队带来了冠军奖杯和全新的格调,而且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英国足球。

周日,温格率领的球队以5-0大胜本赛季表现出色的伯恩利。他亦以826场英超联赛当中的第475场胜利,为一个时代划上句号。

假如你是在最近五年才看英超,你不会理解温格为什么会在最近几个星期的不同场合受到如此高规格的致意。今年对于阿森纳来说,不可能是一个令人满意的赛季——就像过去未能染指英超锦标的14个赛季一样,它充满了各种怨气,时不时还出现公开的对抗和指责。

在4月20日宣布离任的决定后,执教“兵工厂”22年的温格曾指望以一个欧罗巴联盟杯(Europa League,另译“欧霸杯”)冠军作为完美谢幕,但是一星期后作客负于马德里竞技,令他们止步半决赛,加上英超前四名争夺已无望,温格在阿森纳的最后一个赛季再度四大皆空。

然而,温格在过去22年给一支伦敦足球队甚至一个国家的职业联赛所带来的贡献,足以令最战绩卓著(比如弗格森)和最唯我独尊(比如穆里尼奥)的同行向他致以崇高的敬意。

于是在周日,阿森纳球迷在主场留给法国人的最后回忆是一致的掌声,而温格则留给了他们一场酣畅淋漓的大胜。这是一个不完美却恰如其分的结局。

足球变革家不再

68岁的法国人在22年当中早已成为阿森纳的代名词。他率领球队夺得三次英超冠军、创纪录的七次足总杯冠军和六次慈善盾(后更名为“社区盾”)冠军,并在2006年见证球队从海布里球场转移到英超第一票价的酋长球场。

在技战术指挥、青训梯队培养以及现代足球俱乐部经营等全方位领域,他是英国足球贡献最大的人物之一。

Arsenal players in action during the 2003-04 season图片版权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2004年,阿森纳成为第一支全赛季联赛不败的英超球队

1996年,那个从日本J联赛球队名古屋八鲸队招来的法国人在英国几乎没有人认识,球迷和球评家都认为阿森纳在作一场巨大的赌博。但是很快,人们就明白,他们正在见证一个将永远改变英格兰足球面貌的外国教头。

从技战术到球员饮食再到职业足球文化,温格很快就开始从每一个细节当中改革一支足球队。他一上任就禁止球员再在赛前吃巧克力,结束了众所周知的球员饮酒习惯,并全面引入科学手段进行训练。

在他的第一个完整执教的赛季,阿森纳就夺得了联赛和足总杯双料冠军。他也成为第一个在英超夺冠的外籍教练。

在他之前,只有阿根廷人阿迪莱斯(Osvaldo Ardiles)和荷兰人古力特(Ruud Gullit)两个外国人在英超执教过;在温格进入英超之后,1997年至今共有54名非英国人执教过至少一场英超比赛。

在这一点上,他被认为是外国教练在英超的开拓者。

在第一个赛季执教的30场联赛中,温格的胜率是46.7%——12个月后这个数字就变成了60.5%,英超夺冠奠定了他改革家和战术大师的地位。

他继承了前任主帅乔治·格拉汉姆(George Graham)时代硬朗的后防线和中场屏障,同时以近乎点石成金的个人指导,先后将博格坎普(Dennis Bergkamp)、亨利(Thierry Henry)、阿内尔卡(Nicolas Anelka)、法布雷加斯(Cesc Fabregas)以及范佩西(Robin Van Persie)等球员培养成世界级球星。

他在培养球员方面的最突出的例子,是以50万英镑购入的阿内尔卡,两年后以2250万英镑出售给皇家马德里。

在2003-04赛季,阿森纳以全赛季38不败的战绩夺得英超冠军,温格带队的胜率达到68.4%。

现在已是球评家的加里·内维尔(Gary Neville)当时在温格的主要对手、曼联主帅弗格森爵士(Sir Alex Ferguson)麾下效力。内维尔向BBC体育部形容,当时温格手下是一支“恐怖”的球队,将有个性和才华的球员培养得更具风格,“忽然间,他们用的球员集力量、速度和细腻技术于一身。”

Vieira and Wenger图片版权REX FEATURES
Image caption维埃拉(左)是温格担任阿森纳教练后培养的球星之一

在中国,温格被一代球迷称为“教授”。在世纪之初,一支将足球升华为艺术的职业俱乐部球队在经济进一步开放、越发全面接触欧美体育和娱乐文化的中国培养了一代球迷。温格带领的这支外号“兵工厂”的球队不仅打漂亮的现代进攻足球,并且不以高价收购球星为手段,战绩同样所向披靡。

在中国的球迷中间,阿森纳一度是以“理想主义”对抗资本世界的代名词。

后来,这种“信仰”随着俄罗斯富商阿布拉莫维奇入主切尔西以及阿布扎比财团入主曼城而逐渐褪色。2004年,以执行力超强的防守足球打天下的穆里尼奥(Jose Mourinho)开始执教切尔西,没有人想到,温格从此未能再夺英超冠军。

2004-05赛季,阿森纳胜率仍然达到65.8%之高,但是穆里尼奥的切尔西却以76.3%的胜率傲视英超。直到去年5月阿森纳击败曼联之前,温格与穆里尼奥的球队对阵的12场联赛当中无一战绩。

温格的阿森纳辉煌岁月(英文)

“金元足球”并非是温格的阿森纳战绩滑落的唯一原因——甚至未必是决定性因素。如今连阿森纳球迷自己都清楚的一点是,温格拒绝从自己过去的成功模式当中走出,这使他日渐落后于新一代的英超领队——切尔西的孔蒂(Antonio Conte)、利物浦的克洛普(Jurgen Klopp)、热刺的波切蒂诺(Mauricio Pochettino),以及最突出的曼城主帅瓜迪奥拉(Pep Guardiola)。

瓜迪奥拉代表着当今世界足坛的新一代变革者,而曾经的变革者温格相形之下则显得顽固不化。

前切尔西球员、BBC体育部球评人帕特·内文(Pat Nevin)评价说:“回望历史,人们会去看穆里尼奥入主的时候。足球变得很快。”

“在过去10到15年,特别是战术方面,改变的速度非常惊人。它随着形势而改变,而人们也会随着它改变。阿尔塞纳的问题是他没有改。”

Arsene Wenger argues with Jose Mourinho on the touchline图片版权REX FEATURES
Image caption穆里尼奥(右)是温格执教后期难以战胜的对手

在新的时代里代表着“理想主义”的是巴塞罗那——梅西、哈维、伊涅斯塔(甚至包括出身于巴塞罗那青训体系、后在阿森纳成名的法布雷加斯)等一批从小在拉玛西亚足球学院成长起来的顶尖球员同处一个时代,以最华丽和无敌的方式引领世界足球。

如果要证明温格和阿森纳不能再以“理想主义”自居,最常被球评家提起的一场比赛或许是2011赛季欧洲冠军联赛16强第二回合,瓜迪奥拉率领的巴塞罗那主场3-1(总比分4-3)击败阿森纳。两支被认为是足球哲学相似的球队彼此对抗,但19比0的攻门次数(阿森纳攻入的一球是对方的乌龙)令新旧两代的“技术流”高下立见。

也是从这一个赛季开始,阿森纳连续7年止步欧冠16强。

曾经,温格的到来彻底改变了英格兰足球,而现在,他可能正正因为无法改变自己而离开。

为了前进的纪念

于是,5月6日的酋长球场不是要庆祝单场比赛的胜利,而是为温格在过去22年给这里的球迷带来的快乐而庆贺。不管是场上还是场下,每一个人都交足了功课。贯穿整个赛季的分歧在这一天被搁置一旁,全场上下都在最后一次赞颂温格的伟大。

在酋长球场外,巨大的横幅写着“Merci Arsene(法语:谢谢您,阿尔塞纳)”,六万件T恤同样印着这句话,放在了每一个座位上。

基本没有人怀疑,尚有12月才合约到期的温格并不是自愿离开主帅之位。但这一切已经不再重要,当他最后一次以阿森纳主教练身份走进这座球场时,主客两队的球员,包括伯恩利主帅肖恩·戴奇(Sean Dyche)在内,都集体列队迎接他。

Arsene Wenger gets a guard of honour before the game图片版权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温格在酋长球场接受球员列队欢迎

当他走到球场中圈时,巨大的掌声在酋长球场内回响——而这座球场的存在本身,就已经可以作为温格的足球智慧和经营实力的明证。

虽然阿森纳近年的战绩乏善足陈,球迷的不满亦随之而来。但到了这一天,人们愿意记住的,还是三次英超冠军——包括1997-98和2001-02赛季的联赛、足总杯双料冠军,以2003-04那个38场联赛不败的“无敌”赛季。

Wenger gives his red club tie to one young fan after his post-match presentation图片版权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温格在赛后将领带送给了一名小球迷

在他率领下夺得的七座足总杯冠军也同样令他载入史册——立下这些战功的历代球员,有很多都来到了现场向温格致敬。

退役的马丁·基翁(Martin Keown)以及法国中场球员佩蒂特(Emmanuel Petit)都来到了酋长球场的后台,而或许最令人五味杂陈的是大卫·戴恩(David Dein)的出现,这位将温格招致阿森纳俱乐部的前副主席,11年来第一次在主席台上出现。

这仿佛是令人心酸的重逢——两人的搭档为阿森纳带来了一段所向披靡的岁月,或许在2007年戴恩因为“不可挽回的分歧”而离开之后,一切就注定不再一样。

现任主席斯坦·克伦克(Stan Kroenke)也在现场。戴着墨镜的他与现在的阿森纳董事会成员坐在一起,看着这一切。如今,克伦克要寻找另一个人取代温格。

Preparations are made for Arsene Wenger"s farewell after the Premier League match between Arsenal and Burnley at Emirates Stadium on May 6, 2018 in London图片版权GETTY IMAGES

与这个赛季的很多时候都不一样,这一天的阿森纳球迷看到了他们喜欢的进攻足球,那正是在那段辉煌岁月里温格最标志性的风格。

加蓬国脚奥巴梅杨(Pierre-Emerick Aubameyang)和法国前锋拉卡泽特(Alexandre Lacazette)在上半场就早早奠定胜局,之后科拉西纳克(Sead Kolasinac)、伊沃比(Alex Iwobi)锦上添花,拉卡泽特最后的梅开二度为温格贡献了告别演出。

在比赛头两分钟,球迷们一直高喊着温格的名字。然后就换成了帕特里克·维埃拉(Patrick Vieira),他被认为是温格可能的接班人之一。

之后先后响起的还有亨利、基翁和博格坎普的名字。

赛后,莱曼(Jens Lehmann)、皮雷(Robert Pires)、卡努(Kanu)和索尔·坎贝尔(Sol Campbell)等阿森纳前球星都参加了赛后的告别仪式。

在比赛过程当中一度有伯恩利球迷向兵工厂球迷喝倒彩——“是你们想炒掉他”,但在终场哨吹响后,没有阿森纳球迷离开。

阿森纳前守门员鲍勃·威尔逊(Bob Wilson)出场向“我们最伟大的领队”致敬。然后,温格长年的助手帕特·莱斯(Pat Rice)将一个代表那个“无敌”赛季英超冠军的复刻奖杯颁赠给温格。

Wenger was presented with the golden trophy given to the club after their 2003-04 unbeaten 'Invincibles' season on the pitch after the match.图片版权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温格获赠一座代表2003-04不败赛季的金色奖杯

然后到温格发言,酋长球场安静了下来,人们静候他在这座球场作为主帅的最后一番话。一如他一贯的儒雅和谦逊,他首先说的不是自己,而是向日前因脑出血紧急入院的老对手、老朋友弗格逊爵士(Sir Alex Ferguson)致意。

就在七天前,温格在曼联的主场老特拉福德球场(Old Trafford)接受了弗爵爷的致敬。

我会想念你们

温格站在印有自己肖像的巨大旗帜前面,沉静而动情地作了演讲,最后的结语是:“我会想念你们。”

然后,他绕场一周,球迷给他充满爱戴之意的掌声。过去几个月的负面情绪一扫而空。一名小球迷整个下午都举着一场纸牌,上面写着:“阿尔塞纳,能把您的领带送给我吗?”他如愿以偿。

The Emirates Stadium bids farewell to Arsene Wenger after 22 years at the helm during the Premier League match between Arsenal and Burnley at Emirates Stadium on May 6, 2018 in London图片版权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酋长球场内到处都挂起感谢温格的横幅

一星期后的英超末轮,温格还会带领阿森纳作客对阵哈德斯菲尔德。在那场比赛之后,他与阿森纳的主顾关系将正式终结,而这家在温格经营下跻身欧洲顶级行列的俱乐部,将要开始踏出后温格时代的第一步。

“Merci Arsene”的横幅已经在他身后,他在走进球场更衣室通道之前最后一次向酋长球场的球迷挥手致意。他与阿森纳,将各自翻开新篇章。

Leave a Reply